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52.第252章 证据(二)

    “回皇,这字迹可以临摹啊,而且那印章更不是问题了,这京城有好几家刻章的,只要把那印章模给人家,人家能给您刻出一模一样的来。(www.k6uk.com)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云浅说道。

    老皇帝闻言,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海公公,海公公连忙回答道:“京那刻章的地方确实有几家。”

    老皇帝收回了目光“嗯”了一声,眸光看向云浅:“话虽然有理,但是朕还是有些不相信。”

    云浅皱了皱眉,她说了这么长时间,口干舌燥的,皇竟然还是不相信!

    “皇,您若是不信的话,臣妾可以用您的字迹写出跟那封信一模一样的内容来。”

    老皇帝顿了一下,好半天才开口道:“需要什么?”

    云浅知道老皇帝这是答应了,不由得面一喜:“需要您平时抄写的。”

    海公公连忙在案几挑了一本皇平时练字的递给云浅。

    云浅把放在案几,并没有急着去临摹,而是跟纳兰钰说了几句话,纳兰钰闻言点了点头。

    云浅把要写的字一一找了出来,纳兰钰提笔在纸临摹着,大约过了两刻钟的时间,纳兰钰便临摹出一张纸,云浅把纳兰钰写好的纸张递到老皇帝的面前,询问道:

    “皇,您看着像不像您写的?”

    老皇帝看着手里的信筏眯了眯眼,方才若不是他亲眼看着纳兰钰写,他还真的以为他手里拿着的是他写的呢!

    “皇,这能证明世子爷是无辜的吧?”云浅询问道。

    老皇帝回过神来看了云浅一眼,好半天开口道:“朕乏了,你们下去吧!”

    云浅一头雾水,事情还没有定论呢?皇这是什么意思啊?

    海公公连忙把案几的笔墨纸砚装在了包裹里,把包裹递给云浅:“皇乏了,世子爷、世子妃你们都退下吧!”

    “海……”

    云浅话刚说出口口,纳兰钰便拉了拉云浅的衣袖,示意云浅走了。

    云浅倒也没有多问,向皇福了福身便退了下去。

    出了屋子,云浅有些不解的看着纳兰钰:“皇的意思……这样算了?”

    “嗯,浅浅多谢你!”纳兰钰清润道。

    云浅眸光闪了闪,说道:“其实这件事情没有我,你自己能解决的吧?”

    那纸张纳兰钰她更清楚,她相信即便是她不在纳兰钰也会巧妙的把这件事情解决的。

    纳兰钰没有回答云浅的话,而是曲起手指在云浅的鼻子轻轻的刮了一下,宠溺的看着云浅。

    云浅咽了咽口水,拉着纳兰钰出了皇宫。

    老皇帝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看向沈太医开口道:“爱卿朕的身子如何?”

    沈太医听皇这么问他,知道皇对自己的健康问题已经起了疑心。

    站在皇身旁的海公公见老皇帝问沈太医,连忙给沈太医使眼色。

    沈太医知道海公公是什么意思,思虑再三,开口道:“皇,您为了国事操劳过度,身子很虚,一般的药物恐难治好了。”

    老皇帝不敢置信的看着沈太医:“你是说朕得了不治之症?”

    海公公瞪了沈太医一眼,连忙说道:“皇,您误会了,沈太医说的是一般的药物不好治,但是元通道长的仙丹能治好您的身子,您不必担心!”

    “沈爱卿,齐海他说的对吗?”老皇帝询问道。

    “皇……皇……”沈太医欲言又止。

    老皇帝见沈太医如此的难以启齿,挥了挥手:“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臣告退!”沈太医松了一口气退了下去。

    “皇,奴才扶您休息。”海公公小心翼翼的说道,他知道皇这是什么都知道了,能做到这般皇也挺不容易的。

    “齐海,还没有元通道长的消息么?”老皇帝询问道。

    “皇,要不奴才去问问二王爷?”

    “也好,或许元通道长知道朕有此一劫,故去蓬莱仙岛给朕拿药了。”老皇帝虚弱的说道。

    海公公听皇这么一说,眼眶都有些红红的,都这个时候了皇还相信那个元通道长,唉,若是皇真的到了那天元通道长来了管个屁用!

    海公公把皇扶到床休息,马不停蹄的去了墨王府询问元通道长的事情,到了墨王府看门的小厮告诉海公公二王爷不在家,海公公只得又回了皇宫。

    海公公捶着自己的腿,看了看天,跑了一天了,他这腿都要跑断了!

    静清院,小厮来报纳兰钰安然无恙的回来了,纳兰铄不敢置信的看着小厮,毁谤皇那罪责可是不小,在牢里关几天还是有必要的,怎么这么轻松的回来了呢?

    “你确定是纳兰钰?”纳兰铄怕小厮看出了,复问道。

    小厮点了点头:“是世子爷,还有世子妃。”

    “云浅?她去做什么?”

    纳兰铄见小厮摇了摇头,连忙挥了挥手:“下去吧!”

    纳兰铄怎么也想不通,纳兰钰怎么这样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呢?纳兰铄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摇了摇头,便也没有再继续想下去。

    反正皇已经说过了,纳兰钰做了那样的事情来,世子之位是不保了,过了今天他纳兰铄便是这开平王府的世子爷了。

    想到此,纳兰铄笑了笑。

    然而纳兰铄并没有等来皇的圣旨,而是等来了一批侍卫。

    纳兰铄看着自己的静清院被侍卫包围了,不由得一阵恼火,对着侍卫头领说道:“你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纳兰钰不在静清院而是在绛云殿,你们若是找不到路的话,我让人带你们去!”

    那侍卫头领看了一眼纳兰铄,询问道:“你可是纳兰铄?”

    “我是纳兰铄!纳兰铄是我!你们这是找我的?”

    “纳兰铄听旨!”侍卫头领说着展开手的圣旨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开平王之子纳兰铄,为一己之私诬陷其兄长,欺君之罪不可恕,特批逮捕入狱。钦此!

    纳兰铄愣在那里,一脸的不敢置信,这件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了?之前皇明明确认了那几封信的真伪,怎么这会儿又改变了主意呢?

    难道是云浅那女人又做了什么手脚?

    本来自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