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48章 逆命的傲慢

    马斯坦离开办公室, 刚走到走廊转角位置时, 差点与人相撞了, 还是熟人。(www.k6uk.com)

    身穿着一样的蓝色制服, 身材修长,样貌方方正正, 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的年轻男人,一看到他就笑眯眯地冲他打招呼:“哟,罗伊,这么巧,去哪呢?”

    对于此刻本应该在圣特拉尔工作的友人意外出现,罗伊感到非常意外:“休兹, 你怎么会在这?”

    男人晃了晃两根手指夹着的一个密封的档案袋:“任务啊任务。”

    “任务吗,那就不跟你废话了, 你先去忙吧。”罗伊摆摆手,轻佻地笑道, “我与佳人有约,下次再找你一起吃饭。”

    谁料到,男人伸手拦住他,“嘿嘿”一声笑道:“先别急着走, 我说的任务, 是给你的。”然后原本竖着的两根手指往下一拉,把档案袋放到罗伊胸前,“看看。”

    “嗯?”

    罗伊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这不是你在整我吧?”

    休兹没好气道:“里面有大总统阁下的印章,你觉得我有能耐摸进那位的办公室里, 就为了盖章逗你玩么?”

    “大总统?”罗伊虽然心存疑惑,但还是拿起来瞅了瞅,只一眼,他的脸色就变了。

    “怎么了?”

    罗伊肃着脸道:“我要去中央一趟了。”

    圣特拉尔的中央军司令部。

    “恭喜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应该不是坏事,毕竟这小子虽然绷着脸,但眼底的喜色可都暴露无疑了。

    “不好意思,可能要再迟点才能够请你吃饭了,呃等会儿,你到这就只是为了给我送这东西?”罗伊困惑地看着他,这事应该不在休兹的职务范围内啊。

    “不,我是来这边办点事,顺便给你送来而已。”

    “行,那下次再见了。”

    “拜。”

    “拜……等等,我还有件事要拜托你。”罗伊背对着他潇洒挥手道别,但没走几步,突然顿住脚步,转身跑了回来,按着休兹不让他走,“对了,我刚约了钢,说是有什么重要的事,非要跟我说不可,你就代我去聊聊吧。”

    “钢?”休兹的表情变得有些怪异,他拍了拍罗伊的肩膀,“真是好奇特的名字啊。”什么样的小妞会起这么彪悍的名字,应该不是正常人吧,不愧是焰之炼金术师,这口味真是太不一般了。

    罗伊一脸崩溃地咆哮道:“你想哪去了!钢,钢之炼金术师爱德华·艾尔利克。”

    休兹恍然道:“噢,那个史上年纪最轻的国家炼金术师,”说完,他脸色又变了,夸张地倒退几步,一副看变态样的表情看挚友,“他才十几岁,你居然下得了手,你这个人渣!”

    要不是罗伊看得出他只是在开玩笑,估计都要被他气吐血了。

    “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谁稀罕他。”罗伊哼笑道,“你看到那小子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个性,可别跟他开太过的玩笑了,被他揍了,我可不会同情你的。”

    休兹取笑道:“啧啧,这么护短。”

    护短个毛线。

    罗伊刚想这么说,突然被他这词勾起一点记忆,转而说道:“哦对了,还要忌讳说一些‘短小矮’之类的词,那小子听到这些个形容就特容易炸毛。”

    休兹摆摆手,道:“行行行,你放心走吧,我不会把他逗哭的。”

    罗伊白了他一眼,真发毛打起来,哭的没准是你自己呢,但这话他说了也白说,免得这家伙拿话逗他,便转身走了。

    休兹去了一趟司法部,忙完他自己的事情后再出来,刚好就碰上罗伊派来给他地址的部下,休兹拿到条子的时候还有些错愕。

    他就是没听到罗伊跟他说碰面的地址才以为这是他在开玩笑(罗伊:不好意思咯,忘了这事是我的错),没承想还真有事。

    行,反正也不急着走,就去看看吧。

    钢之炼金术师的名头非常响,尤其是他成为炼金术师后呆在圣特拉尔那半年多的时间里,休兹听到很多的关于这孩子的消息,基本都是很热心肠地帮助宪兵抓逃跑犯人、处理各种重大事故造成的维护修复工作等等,以及很好学地几乎天天都往各处图书馆跑。

    所以就算从未谋面,他也对这个孩子产生了喜爱和怜悯心,前者不言而喻,后者就是遗憾这倒霉孩子太早遇上了罗伊·马斯坦那条大尾巴狼,心智还未成熟就被那大混蛋忽悠着进入了军队里,一想到未来有可能因此参与到战争中去,他就想起了那一些因为践踏生命而精神崩溃最后早早退伍的炼金术师同僚,顿感十分心痛。

    到指定地点,一间十分普通的民房,休兹敲门后,门就从里面打开了,一个穿着盔甲的高大个子从门后现身,他热情地握住对方的手,然后做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马斯·休兹,”

    被硬抓着握手阿尔冯斯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你好,不好意思,我是阿尔冯斯·艾尔利克,那边我哥哥才是国家炼金术师爱德华·艾尔利克。”

    “诶?”休兹愕然地看向阿尔冯斯让开一些,手指指向一个金发红大衣少年,只见他满脸幽怨地盯着自己看,嘴巴小幅度地张合,像是在嘀咕着什么。

    休兹哈哈笑了起来,用笑声掩饰自己的尴尬,边走过来便道:“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啊,一不小心就认错人了。”

    分辨错误的人也不仅他一个,毕竟阿尔冯斯的盔甲装扮实在是太有既视感,很容易让人有错认的可能。

    屋里还有三人,简单地做了一遍自我介绍。

    然后,为了免得浪费时间,休兹就主动开始入正题:“不知道罗伊有没跟你们打电话,他现在要回圣特拉尔,所以,你们找他什么事,可以直接跟我说。我好歹也是一个中校,我会尽我所能给予你们帮助。”说完,休兹就看着爱德华没有说话,眼里带着好奇的打量。

    爱德华表情有些僵硬,似乎是在听到罗伊·马斯坦要回圣特拉尔的时候,就变得如此,他暗暗皱了一下眉,然后看向坐在他旁边的那些同伴,其中一个红头发的男人冲他摇了摇头,道:“别急。”

    刚冲爱德华说完,蝎又抬起头来,看向休兹:“冒昧地问一下,你是上校的同事?”

    “我们是朋友,目前任职在中央军司令部的军法会议所,只是因为一些事务来到这里。”

    “那么,方便再问一下马斯坦上校去往圣特拉尔的原因吗?”

    休兹微笑道:“这我就不大清楚了。”即使他知道也不能透露。

    “是吗……”蝎点了点头,冲他诚恳地道,“抱歉,我们找上校是设计一点私事,不方便跟你说,所以,真是劳烦你来这了,我们就等到上校回来了,再找他谈吧。”

    “行,没问题,如果你们突然改变心意,想找我帮忙的话,就打这个电话。”休兹在桌上放了一张明信片,笑了笑,没问什么就走了。

    以他那洞察一切的眼力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爱德华脸上的异状,那不安的表情,惊惧的眼神,还有那些暧昧不明的话,都透出一些隐晦的信息,直指一点——他们在担心罗伊去圣特拉尔会遭遇什么不测,而且这种危险是潜在的且影响甚大,要不然他们也不需要偷偷把罗伊叫出来……

    果然,还是有必要让罗伊在走之前跟他们谈谈。

    然而当他去到罗伊的家,却被门房告知说,他家主人早就打包好行礼,走人了。

    休兹无奈扶额道:“噢,该死的,我都忘了,那混蛋虽然平日做事慢吞吞,但偶尔也会在这种时候变得高效起来!”

    这次的鸡血实在太令他振奋了。

    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啊,一想到去往圣特拉尔,在大总统眼皮子底下多干点实绩就能早点拔高自己的地位,罗伊·马斯坦哪里还需要部下催着赶着,自己都恨不得能插上翅膀,立即飞抵中央司令部去报道了。

    休兹再回到那间民房时已经找不到艾尔利克兄弟他们了,也找不到他们暂住的地方,便只能提心吊胆地赶紧跟在罗伊后面回去圣特拉尔。

    这一路上安全畅通,什么事都没发生,等到了司令部,他匆匆忙忙找到了罗伊,问他对于艾尔利克找他办的事有没有什么头绪。

    无良上校摊手道:“我都还没见到他们人,怎么可能知道啊!”

    “那电话通话呢?”

    “他们不肯在电话里说,要不然,我也没有必要让你去一趟了。”

    “看来很棘手啊。”休兹皱眉喃喃,他看向罗伊,压低声音道,“你自己小心点。”

    罗伊见他表情有异,便跟着压低声音问道:“怎么了,艾尔利克兄弟跟你说了什么,还是你自己听到了什么风声吗?”

    不,不是流言风语,而是没有任何根据的揣测,说出来只会招这混蛋取笑,所以……

    休兹挺着胸膛,一本正经地答道:“不,他们什么都没说,这只是我作为男人第六感的直觉罢了。”

    “……”

    罗伊的表情扭曲得像是无端被喂了狗屎似的,要不是场合不对,真真恨不得踹他一脚。

    休兹:诶嘿~

    比起被嘲笑,还不如恶心他。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