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40章 砍死他!

    听完鬼仔的话,地主握着拳头,气愤的说道。(看啦又看)“妈的,这个狗东西,早知道把他的腿打断!”

    我眼中也是闪烁寒芒,兄弟父母就是我父母,贵利荣那个死扑街,真是活的不耐烦,这笔账先记着,总有一天要跟他算。

    “鬼仔,之后怎么样了?”我问道。

    “我从少管所出来,知道这件事后,买了一把弹簧刀,准备捅死贵利荣。”鬼仔继续说道,“在做事之前我回家看了我老妈,告诉她我要做事,让她收拾东西回乡下老家躲避一阵。老妈不让我做,跪地上求我。不过,我还是扎了贵利荣一刀,他点我家房子,差点把我妈烧死,我怎么能放过他!他兄弟把我打个半死,扔在了颍河。还好我熟悉水性,捡回了一条命。之后我东躲西藏,跟了鹏哥,躲在了花园高中。我老妈也被迫搬到了乡下,从那之后我就没在回过家。”

    我从兜里抽出一根烟,递给了鬼仔。

    鬼仔点燃之后,一脸狠辣的说道:“枫哥,我之所以跟你搏命求上位,就是想劈了贵利荣!”

    “行,你现在医院里好好养伤,等我扎职之后,我带你砍了贵利荣。”我说。

    鬼仔摇摇头:“我的仇我自己报,不麻烦枫哥。”

    “好吧。”我无奈一笑,旋即问道:“鬼仔,那个贵利荣什么来历,和升联的人么?”

    鬼仔点点头,道:“贵利荣就是个垃圾货色,和升联这样的字头怎么会看上他?不过他有个堂哥比较厉害,仗着他堂哥威,贵利荣才加入了这个字头。枫哥刚才你打了他,如果贵利荣把他堂哥叫来的话,咱们就有大祸了。”

    说到最后,鬼仔的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担忧之色。

    “他堂哥是什么人?”我皱了皱眉头,问道。

    “和升联的一个红棍,叫做贵利勇,鼻子比较大,人称大象。”鬼仔说道。

    闻言,一旁围着的兄弟都是面色一变。

    我皱起了眉头,没想到贵利荣那个草包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堂哥。红棍那就是大底身份,算是和升联的大佬了。

    这下事情还真的麻烦了,如果大象过来的话,我还真扛不住,长乐这块招牌,我暂时还不能撂出来。

    “枫哥,”鬼仔虽然担忧,却遇事不慌,十分冷静的说道:“我建议咱们兄弟换一家医院,躲一下大象。”

    我皱了皱眉头,道:“先别急,我想想办法,你们在这里等我。”

    随后,我独自走出病房,想了想给张宇打了个电话。他的伤已经痊愈了,昨天就出院了。

    “喂,表哥,我好像惹麻烦了。”我说。

    “怎么回事,小枫?”张宇问道。

    我把事情说了一遍,当然挂掉宋豪的事情我没说,只说兄弟受伤住在了白沙医院,后来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张宇跟新鸿关系很深,新鸿坐馆都认识,我找他自然是想扯一下新鸿的虎皮,震慑住大象。

    “小枫,你想怎么解决?”张宇问道。

    “贵利荣只是一个烂仔,不足为虑。他堂哥却是和升联的大佬,这点有些麻烦。所以,我想借用一下新鸿的名头。”我说。

    “行,你打了大象的堂弟,也不是多大的事情,我找新鸿的人问一下,看看他们在白沙开的有没有堂口,找个人跟大象打个招呼就行了。”

    “好,表哥。”我挂断了电话。

    几分钟后,张宇的电话打了回来,说:“小枫,白沙那个地方太落后,没有多少油水,再加上那是个混乱之地,新鸿在白沙没有开设堂口。”

    我无奈一笑,这也就是说,新鸿在白沙没有势力。

    “那就算了,表哥我再想办法。”我说,新鸿在白沙没有势力,就不能话事,如果来人管事的话,那就是过界,这违背江湖规矩。

    当然,新鸿是大字头,就算是过界别人也没有办法,但是会留下不好的名声,江湖人会说新鸿不讲规矩以大欺小的。所以,新鸿这块虎皮我不能扯。

    这年头,虽然没人讲道义,但是明面上的规矩还要讲的,做什么事都要有借口,讲究一个师出有名。就像古代现代的战争,发动者总要找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雪姨打福联,也是这个道理。她垂涎福联这块肥肉良久,一直在忍着,直到有了我姐这个合适的借口之后,才跟福联开战!

    此时,张宇却笑了笑,说道:“小枫,你着什么急,新鸿在白沙虽然没有势力,但是他们扶植的有一个社团,名字叫做潮勇胜。这个社团在白沙势力也不小,就算比不上和升联,也差不了多少。我已经帮你联系过了,潮勇胜大佬靓坤的头马火炮,现在就在白沙医院探望受伤的小弟。”

    “表哥,你是让火炮帮我管事么?”我语气一凝。

    “不错,我已经跟火炮通过话,马上你去医院一楼大厅找他。”

    随后,张宇把火炮的电话号码给了我。

    “贵利荣有堂哥,我有表哥,哈哈,有个哥真好啊,惹了事有人擦屁股。”我笑了一声,打趣道。跟张宇自然不用说什么感激的话,既是亲戚又是兄弟。

    “臭小子,我发现你惹事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张宇也是笑了笑。

    我吐了吐舌头,要是让表哥知道我带人挂掉了双花红棍宋豪,也不知道他会是什么反应。

    张宇语气一转:“对了,我住院的这段时间,小鸥怎么样了?”

    “姐姐啊?”我心中一沉,说道:“表哥,等我明后两天考完试,找你详细说。”

    说完,我就去一楼大厅找火炮。

    刚下楼,我一眼就看到那里站着个身材高大的人,豹头环眼,脸庞凶恶,身上散发出浓浓的煞气,胸口的位置有一片纹身,仔细一看,纹的居然是冒火的钢炮。

    不用问,这个人肯定就是火炮了,人如其名!

    “火炮哥!”我上前打招呼,从兜里掏出二姐给我的黄鹤楼大金钻,一包烟还剩五六根。

    “你是……王枫?”火炮仔细的扫了我一眼,问道。

    我点点头,笑道:“正是我,表哥让我来找你。”

    闻言,火炮赶紧接过烟,顿时变得热情起来。

    “张宇的表弟是吧,我叫王虎,咱们还是本家哈哈,不过兄弟们都叫我火炮。”火炮十分的热情,笑声爽朗。

    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新鸿是他们的后台。

    客套话说了一大堆,最后火炮才切入正题,让我不要担心,大象的事情他帮我解决。

    “兄弟,我今晚就在医院,有什么事你给我打电话。”火炮笑着说道。

    我感谢了一句,跟火炮说我几个兄弟在这里住院,万一贵利荣找他们的麻烦,让火炮照看一下。

    火炮说没问题,我的兄弟就是他的兄弟。

    随后,我们又聊了几句,我就回到了病房里,把事情给地主鬼仔他们说了一遍,我就静静等着贵利荣带人来找场子。

    可是左等右等,都不见贵利荣带人来。

    “枫哥,别等了,你先回去吧。”鬼仔打着哈欠说道。

    “好吧。”我点点头,贵利荣鼻梁骨都歪了,肯定要去裹伤,今晚不一定过来。而且医院这边有火牛看着,我也不担心鬼仔他们。贵利荣要找麻烦,肯定是先找我。

    跟兄弟们说了一声,我就跟地主一起走出了病房,准备回家。刚走出医院两分钟,我感觉有些不太对劲,附近停着七八辆车,黑压压的像是要吞人的怪兽,我感觉到一种强烈的煞气。就在这时,一辆车的车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穿着牛仔褂的青年跳了下来,手里举着一把砍刀,指着我,脸庞狰狞的喊道:“砍死他!”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