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章 一箭夺魁

    如果第三轮四箭淘汰赛是考验选手们技术的极致,那么最后一轮决赛就是意志的较量,谁的意志更强更坚韧,谁就是最后的获胜者。(www.k6uk.com)

    虽然五箭只比四箭多了一箭,但各种压力造成的难度使这一场比赛比前一场艰难十倍不止。

    高宠已经连中三箭,可惜在第四箭时偏了一点,箭射在壶壁边缘,弹了出去,最终失败了,高宠几乎含泪离开了赛场,独自坐在一张小椅上捂着脸无声的饮泣,高深走过来低声安慰他,但此时已经没有人关注他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赛场上。

    第二个出场正是曹性,他一出场,曹氏子弟便沸腾起来。

    “小三郎!必胜。”数十名曹氏子弟一起大声地呐喊加油。

    曹性强忍着内心的剧烈狂跳,连投三箭,三箭皆投中了铜壶,使曹氏子弟的情绪更加沸腾了。

    这时,曹性额头上的汗珠大滴大滴滚下,他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祖父,祖父曹评正满怀期待地望着他,那眼中的期待分明是把曹氏家族的荣耀都放在他肩头。

    曹性拾起第四支箭,他感到箭变成异常沉重,眼前一阵眩晕,心中顿时出现一种莫名的慌乱,双腿开始颤栗起来。

    “忍住!一定要忍住!”

    他摒住呼吸,咬牙投出了第四箭,但箭刚刚一出手,曹性便哀嚎一声,痛苦地抱头蹲了下来,将所有人的吓了一跳,李延庆却看得清楚,这一箭根本就没有用上力。

    果然,铜箭在距离铜壶约一丈的地方‘啪嗒!’落地,连壶身都远远没有碰到,众人顿时一片哗然,曹家子弟纷纷闭上了眼睛,曹评心中也长叹一声,‘功亏一篑啊!’

    “请第三位出场!”

    管事一声高喊,李延庆举起手,他的第三签原本是好签,但前面高宠和曹性的连续失败给他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使他的好签变成了压力最大的签。

    李延庆虽然很年轻,但他的心理和经历都已经远远超过了同龄人,他经历过最残酷的战争,相比之下,这点压力对他已经不算什么了,更何况他是外人,没有家族的压力,投好投坏都是由他一个人来承担。

    不过虽然没有心理压力,但李延庆却有着另一种阻力,那就是之前他已经连投十七箭了,他控箭能力的最高峰已经过去,之前那种微妙的手感已经不太容易找到,现在每投一箭对李延庆都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李延庆取过第一箭,他并没有看三丈外的铜壶,投箭技能到他们这个程度,已经能够用心来看壶,铜壶所在的位置、方向、距离、壶口的大小等等细节他早已了然于胸。

    李延庆低头沉思片刻,忽然抬头一箭投出,箭在空中划了一道漂亮的抛物线,精准无误地投进了壶口,‘咚!’一声直落壶底,连边缘都没有碰到。

    这种精准到毫厘的控制力令曹评和高深骇然叹服,潘旭眼中却闪过一丝莫名的嫉妒,他当然知道曹评把最心爱的七星剑拿出来当彩头,实际上就是给李延庆准备的,这种举动更是一种无声的宣言,是在含蓄地告诉别的家族,不要再和他争夺李延庆。

    曹潘两家已经有百年的交情,彼此联姻使他们关系根深蒂固,潘旭二十年前去世的发妻就是曹评的长姊,但在和睦团结的同时,却又有着世家们毫不避讳的家族竞争,作为各自家族的族长,他们考虑的首先是各自家族的利益。

    潘、曹、高三大家族一直是世家的领袖,潘家和曹家先后出现过章怀皇后和光献皇后,潘美和曹彬也因此被追封为郑王和冀王,潘家和曹家更是暗中竞争激烈,如果李延庆真的成为曹家之婿,会给曹家带来什么?潘旭当然会有一种莫名的担心。

    这时,李延庆的第二箭和第三箭已经顺利投出,他取过了第四支箭,第四箭最为关键,压力也是最大,高宠和曹性都是在第四箭上失手,李延庆虽然对外界压力可以无视,但他自己的状态也在迅速下滑。

    投壶和射箭其实是一回事,射箭如果能达到十箭九中就是高手了,投壶也是一样,很少人能做到五投五中,可现在李延庆已经是连续二十中了,花无百日红,他已经到了失误的边缘,这种没有把握的感觉愈发强烈。

    李延庆的第四箭停顿了整整一盏茶的时间,他终于找回了那么一丝手感,在一片窃窃议论中,手中箭脱手而出,‘咚!’铜箭精准无误地投进了铜壶。

    李延庆长长松了口气,第四箭成功射出,第五箭也就极为顺利了,他在手感未消退之前,毫不犹豫地射出了第五箭,最后一箭也精准入壶,四周响起了一片欢呼声,李延庆向众人行一礼,他第一个完成了五箭入壶比赛,连高宠和曹性也上前来恭喜他成功,尽管两人沮丧未消,但好友投壶成功,他们也要表示祝贺!

    李延庆的成功也就把压力转到了第五位选手王威的身上,王威是王道齐的侄子,今年约二十三四岁,虽然年轻,但已经军队中呆了五年,目前在禁军中出任虞侯,他武艺高强,骑**湛,但真正闻名全军的却是他的投壶技术,去年在禁军壶箭大赛中勇夺第一。

    潘旭调侃曹评有心送宝剑却未必能送对人,其实指的就是这个王威,王威为人低调,比较沉默寡言,但他在前三轮投壶表现出的实力却让所有人都不敢轻视。

    王威拾起第一支箭,和李延庆一样,低头沉默片刻,挥手射出,这一支箭也同样干净利落地射进了铜壶,赢得众人一片掌声。

    李延庆看得清楚,这个王威情绪非常稳定,不像高宠和曹性那样受到家族的强大压力后会发挥失常,他一点也没有,手俨如山一样稳定挥出,李延庆便知道自己遇到劲敌了。

    这时,连曹评也有点紧张起来,他可不想把心爱宝剑送给王家子弟,

    第二箭,王威依旧毫无压力地将箭投入了铜壶,甚至比李延庆更加稳定,出手更快。

    第三箭投出,李延庆发现王威的小拇指微微抽动了一下,就是这细微的动作使铜箭在壶口边缘弹了一下,落入壶中,虽然看似力量稍稍没有控制好,但李延庆却立刻明白了,这个王威其实也到了强弩之末,尤其那个小指头在关键时刻的抽动,那是极度疲劳和极度紧张带来的神经抽动。

    后面两关,就看他有没有强大的意志力顶住压力和疲劳感了。

    王威第四箭也整整等待了一盏茶的时间,他知道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手感,只能靠一种本能来投壶,如果手臂肌肉出现抽搐,连他自己也控制不住了。

    “请王衙内投壶!”

    王威休息已经超过了规定的上限时间,管事开始催促他了,无奈,王威只能咬牙投出第四箭,‘当!’铜箭再次撞到壶口,发生清脆的声响,铜箭落在壶口上,晃了晃,还是滑入了铜壶,第四箭侥幸成功,周围人都跟随他长长出了口气。

    第五箭王威没有李延庆那么顺利,李延庆是找到手感,连投两箭成功,而他已经失去手感,完全依靠本能投箭,他的手臂必须要经过充分休息才行。

    他休息的时间过长,引起周围一片议论声,这时管事第二次催促道:“王衙内,休息超过一炷香就视为放弃,请你抓紧!”

    连王威的族长王若泰也有点挂不住颜面了,孙子已经违规了,几大族长只是看在自己的面子才没有吭声,这样就算赢了比赛也不光彩,他忍不住道:“威儿,投箭吧!”

    族长发了话,王威只得停止休息了,他走上前拾起最后一支箭,深深吸一口气,猛地投了出去,就在投出的瞬间,他的右臂一阵钻心疼痛,无名指和中指不约而同地抽动了一下。

    第五支箭再次射中瓶口,但这一次却没有前面两次的运气了,铜箭弹起,落在瓶肚上,发出‘当!当!’两声,随即滑落下地。

    王威的心仿佛坠入深渊,眼前一阵发黑,颓然无力地跪在地上,曹家和高家子弟顿时一片欢呼雀跃,和旁边沉默一片的王家及潘家子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李延庆脸上露出笑容,抱拳向众人感谢,他最终赢得这场投壶大赛的胜利,曹蕴脸上也如鲜花般绽开了喜悦的笑容,就仿佛是她获得了胜利。

    曹评心中激动,他快步走上前,喧宾夺主地将七星剑亲手交到了李延庆的手上,这一刻,就算潘旭脸色再难看他也毫不在意了。

    =======

    【求月票推荐票!】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