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37.前世债

    见自家的珍贵的带着无限寓意的匾额被楚倾城如此轻而易举的损毁, 苏天河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楚倾城,你这贱人,我要杀了你!”

    楚倾城和楚清果在无数的人群中游走,所过之处, 每个人, 都被打的七零八落, 倒地难起。(wWw.k6uK.cOm)

    刀剑不小心落在她们身上,却无法损伤分毫, 手.枪子弹威力无穷,却也是无法近她们的身。

    苏家看来也就那个苏少卿稍微厉害一点,是七百年前来的一个怪胎!

    原本叫嚣的厉害的苏天河, 却一味地向后躲去。

    无数的弟子涌在他的身前, 为他形成了一道并不牢固的屏障。

    “想走?”楚倾城大吼一声, 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把宝剑,身体凌空翻越,瞬间,落在了苏天河的身前:“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去找我父母, 用他们来威胁我!”

    近了,好近了…

    母亲的气息,近在咫尺。

    还有,父亲的气息…

    “你父母的魂魄都在神尊手上, 就算你得到了肉身, 又能怎么样呢?七百年前, 你盗走了翡翠阁的灵石,让翡翠阁一蹶不振,今时今日,你应有此报!”是苏少卿流传下来的谎言,也是苏少卿给他的自信吧!

    “愚蠢,无知!”楚倾城在他的额间一点,瞬间,她打开了一个小瓶子。

    瞬间,屋子里的人相应倒地。

    她与楚清果一起,携手,向那个共同的气息处,走去。

    十几年了,一眨眼,竟是这么多年过去了。

    一枚胭脂泪造成了七百年前的血雨腥风,也造成了今时今日的骨肉分离。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珍宝,其实失去了也无所谓。

    那是一间普普通通的房子,真正的古香古色,与七百年前没什么区别。

    可是,那屋子里的大床上,躺着两个人她们在这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生死未卜,人间蒸发,十八年了…

    他们依稀年轻模样,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

    “妈妈,爸爸!女儿来了…女儿来看你们了…你们如果听到,就醒一醒好吗?”楚倾城冲上去握住了楚如蔓的手,那柔嫩的手掌,还是温暖的。

    她还是活生生的一个人!

    “我再也不会让你们受苦了,从前世到今生,我从未想过我能再见到你,见到爸爸。可既然命运如此安排了,你们为何不快点醒来,看看我呢?”魂魄已经回转,为何他们没有醒过来?

    她真的,一刻也等不得了。

    她想要,看着爸爸妈妈醒过来,和她回家,和她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

    “倾城,可能回魂,还需要一会儿功夫吧。你别着急,妈妈喜欢看你笑,她可不喜欢看你现在哭鼻子的样子!”楚清果扶着楚倾城的身体,看着楚如蔓,也只觉得恍如隔世。

    前世,她也是在妈妈的照顾下,长大的啊!

    即使,妈妈更喜欢的是倾城,即使妈妈让她学习很多东西,让她保护倾城。

    可她从未有任何的怨恨,因为她知道一切,只是因为妈妈太爱倾城了。

    她无法再失去一个亲人了。

    但后来,她还是因为恶人的算计离开倾城而去了!

    如今,一切是皆大欢喜了,爸爸妈妈找到了,大家可以一起回家了,命运,最终还是善待了她们。

    两人交流的时候,楚如蔓的眼睛竟缓缓的睁开了,看着这陌生的世界,她艰难的开口:“这里是哪里?”

    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却因为喉咙的不适而未发出丝毫的声音。

    “妈妈…你醒了,妈妈…你终于醒了,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身体被猛地抱住,楚如蔓仍在呆愣中。

    良久,楚倾城放开了她,她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长久未曾说话,她此刻竟无法发声了。

    楚倾城瞬间变出了空间里的灵泉:“妈妈,给,喝一点你的嗓子就会舒服的。”

    对方接过,眼中没有丝毫的犹豫,便将灵泉喝了下去。

    她试探性的发声:“你们是?”

    声音一出,她彻底愣住,这…

    楚倾城和楚清果却是瞬间喜笑颜开:“妈妈,我是倾城啊,这是清果,我们都是你的女儿啊!”

    “倾城?清果?女儿…”楚如蔓的手缓缓的落在了两个女孩的脸上,眼中满是激动:“你们原来,都这么大了?”

    “是啊,我们已经十九岁了,妈妈,你醒了,爸爸很快也会醒来的。到时候咱们就可以回家去了!”此刻,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不…不对…”楚如蔓忽的开口,两姐妹愣住了。

    “妈妈,怎么了?”

    “我是周远,我是你们的爸爸啊!”他的话音刚落,一旁沉睡的‘周远’也动了。

    “蔓蔓,蔓蔓是和我灵魂对掉了吗?蔓蔓,蔓蔓…”周远刚喊了几句,就又失声了。

    躺在床上,魂魄错乱的楚如蔓,终于在一家三口的注视中,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楚倾城连忙把灵泉给她喂了过去:“妈妈,我是倾城,你醒了吗?”

    “倾城…”短暂的迷惘中,楚如蔓激动的喊道:“倾城?你是我的倾城?”

    “是啊,我是倾城,妈妈,我和姐姐一起来救你了。”楚如蔓看着楚清果:“果儿,你也活过来了?”

    母亲,也是带着前世记忆的?

    楚倾城安抚着父母的情绪:“爸爸妈妈,你们现在的魂魄乱了,没事,只要你们是安全的完整的,那以后一切都好说,现在,我们先回家,好不好?”

    夫妻两人动弹不得,但却是手拉着手,对着女儿们,用力的点头。

    楚倾城又郑重的开口:“我把你们变到胭脂泪的空间里,你们别害怕…”

    四人瞬间进入了空间之中,消失了全部的痕迹。

    楚家,当楚凝雪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和她一起回来的,还有章翊纯,澄雪和风云哲。

    “我…我就把你送到家门口算了,我不进去了,非凡看见我,我怕他杀了我…”章翊纯苦笑着说。

    楚凝雪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很多:“若是没有你,谁知道他会对我做出什么事呢?谢谢你,翊纯哥…”

    “阿楠变得太可怕了,偏执而又疯狂,我知道你是无辜的,你那么善良,是不该被人欺负的。”楚凝雪忽的抬头,直视着章翊纯的眼睛。

    不知为何,这双眼睛,看着是那样的熟悉。

    “谢谢你…”

    “凝雪,你…我…”

    “你想追我凝雪姐姐?”风云哲忽的问道。

    章翊纯下意识的想要摇头,随即又肯定的点了点头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的确对凝雪日久生情,只是…”

    “我现在不想讨论这件事,翊纯哥,我要回去了,还是要谢谢你…”楚凝雪打开车门的瞬间,被门口站着的一个人吓了一跳。

    “你总算回来!”楚非凡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眼中的寒霜,甚至比天地间的冰雪还要冰冷万分。

    “对不起,哥哥,我让你担心了…”

    “担心?呵…”楚非凡猛地拉过楚凝雪的手臂质问道:“你和江楠一起了,你们上床了?”

    楚凝雪痛苦的开口:“你放手,好痛!”

    “痛?你也知道痛?七百年前你嫁给苏少卿是替嫁,去年你写日记喜欢他那是因为在家里被我欺负缺少温暖,现在呢,现在你是为了楚倾城,所以主动去给他暖床!你是故意的,你喜欢他,所以,才找了一千一万个接近他的理由!”楚凝雪身体本就虚弱,一个没站稳,就被楚非凡推倒在了地上。

    雪地严寒,她的脸上和身上都沾染了那刺骨的温度。

    一滴滴眼泪,顺着眼角流下。

    章翊纯和澄雪忽的冲了过来,澄雪看着楚非凡冷声道:“请问你这是在做什么?”

    “做什么?这与你有什么关系?我教训我妹妹…”

    “楚非凡,你没资格教训她!从你当初设计将她推到江楠的床上时,你就没资格,你是全天下间最没资格的人。”章翊纯猛地一拳砸了过去。

    “该死的,你凭什么教训我?你也和她有私情,对不对?你以为,她被江楠抛弃了,就会喜欢你?你做梦吧!七百年前,是我与她一起葬身火海,她欠我的情,需要用一世来偿还!”他也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很多往事。

    兜兜转转,还是这么多人…

    伴随着楚非凡的一声怒吼,章翊纯脑海里的很多东西,也在逐渐的清晰。

    近来,他总是做梦,最多的梦境就是熊熊燃烧的火焰,将一切消失殆尽,还有一张模糊的泪颜。

    “她不欠你的情,她欠的,是我的情。七百年前,你和方夕儿狼狈为奸,你以她的真实身份威胁她,说要向苏少卿告发她,你以为苏少卿休了她,就可以得到她。却不料,周倾城始终找不到,你却害的她被苏少卿折磨侮辱。大火燃烧的那一夜,我冲了进去,欲救她而不得,是我搂着她,我们的尸骨,纠缠在一起,一起化为灰烬,而你,最后以身相殉,只是你偿还她死劫的报应!”他越说,前世的一切越来越清晰。

    “我是苏少卿的好友,家道中落,父母双亡,所以在他府里研读,准备进京赴考。你诱惑她与你私通,她拒绝了你,你以言相逼,恰好被暗处中的我和苏少卿听到,后来她的一切不幸,都是你创造的!是你,林非凡!”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