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26章 被判定为植物人

    寒凉雨夜。(www.k6uk.com)

    路上的车与行人都少得可怜。

    程昊将油门踩到底,车子急速又平稳地在路上行驶。

    与前面那辆逃亡黑车的距离越来越近。

    显然,对方没有他这般好的车技。

    过了这个红绿灯,他就能彻底追上那辆黑车。

    倏然!

    丁字路口的右侧窜出几辆黑色轿车,以一种不要命的方式朝程昊的车撞去。

    强烈的灯光刺得人眼生疼。

    程昊左手挡住刺眼的灯光,右手稳住方向盘。

    想要避开,却是不可能了。

    “砰——”

    几辆车相撞在一起。

    火光冲天。

    雨水冲刷着的血迹,到处都是鲜红的颜色。

    盛家老宅。

    楚心之的手机“叮叮”响了两声。

    她正坐在床上抱着电脑查资料。

    听到手机的响声,随手拿起来看。

    手机界面上弹出来一个邮件样式的小方块。

    邮件上标注了一个红色的感叹号。

    她眉头皱了皱,若有所思。

    这是她与程昊之间传递重要消息的方式。

    程昊设计的一个程序,用特殊的方式发邮件给她,没人能查到邮箱地址和里面的私密内容。

    自从查了母亲的死因后,两人已经很久没用这种方式联系过。

    平时有事都是直接打电话。

    她合上笔记本电脑,在手机里输入了邮箱密码,打开了邮件,邮件内容只有两个字——

    平安。

    这是什么意思?

    程昊不会无缘无故给她发这两个字。

    难道他遇上事了?

    她立刻给程昊打了一个电话。

    里面的声音响了许久,无人接听。

    停了几分钟,她有点不放心,又给他打了一通电话,还是无人接听。

    一连打了五通电话,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到底出什么事了?

    她心里隐隐有不安的感觉。

    程昊的职业特殊,手机一般都是保持一天二十四小时畅通。

    楚心之拿着手机出了房间。

    盛北弦在书房处理公务,她准备让他查查程昊的位置,听到二楼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关门声。

    盛北瑜穿着睡衣往一楼冲,脚步非常慌乱。

    “北瑜,你干什么去?”

    盛北瑜脚步停顿了,怔怔地转过身来,面色白得吓人,眼睛通红。

    她紧咬下唇,唇角都渗出了血丝。

    人悲痛到极致时,往往是欲哭无泪。

    刚才傅景尧打电话过来了,南岸路丁字路口发生了一起连环撞车,死了好几人。

    程昊重伤,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

    医院联系不上程昊的家人,恰好傅景尧知道程昊与盛北瑜的关系,只能先通知她。

    从傅景尧的只字片语中,她知道,程昊伤得极重。

    楚心之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忙下楼。

    “怎么了?”

    “大嫂……”盛北瑜浑身颤抖着,好像失去了力气般,抱住了楚心之,“是程昊,程昊出事了,他出车祸了,很严重,现在在医院里,我要去看他。”

    程昊出车祸了?!

    楚心之浑身一僵。

    刚才那封邮件是他出车祸的时候发给她的?

    “怎么办?我、我该怎么办?”盛北瑜失魂落魄。

    楚心之喉咙像是有鱼刺卡住了一样,实在难受。

    她跟程昊认识了多年。

    程昊帮了她很多。

    在她心里,他是朋友,更像哥哥。

    他现在出车祸了,生死未明。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拍拍盛北瑜的肩膀,“听我的话,先回房间换衣服,我们一起去医院。”

    盛北瑜跟失了魂魄一样,低头看着身上的衣服。

    她傻了吧,穿着睡衣怎么出去。

    楚心之知道她心里难受,也晓得她此刻肯定六神无主,失去了判断能力,只能耐心说,“相信我,他会没事的。程昊的车技很好,就算遇到事故,也能最大程度保护自己。你忘了,他说过,还要跟你在一起呢,怎么会舍得离开你。”

    怕就怕,这不是事故。

    而是,蓄意谋杀。

    楚心之不想让盛北瑜担心,没将心里想的说出来。

    盛北瑜唇角扯了扯,扯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抽泣着说,“大嫂,我听你的。”

    她转身上楼。

    楚心之拧了拧眉,上了三楼,回到房间换了一身衣服。

    盛北弦许是听见了外面的动静,从书房出来,正好碰上了从房间里出来的楚心之。

    不等他问,她语气严肃说,“程昊出车祸了,我要陪北瑜去一趟医院。”

    盛北弦眉心跳了一下。

    “我正准备去跟你说呢,刚出来就碰上你了。”楚心之解释道。

    盛北弦愣了半晌,隐约想起了程昊是谁。

    程昊与楚心之的关系,他一早就知道。

    “等等,我去换衣服,送你们过去。”外面下着雨,她们两个出门他肯定是不放心的。

    不多时,盛北瑜站在客厅,看到了从上面下来的两人。

    盛北弦淡淡地睨了她一眼。

    他还以为这丫头跟程昊断了,看样子还有联系。

    姜家的女婿跟盛家的小姐搅和在一起,传出去像什么事。

    盛北弦也知道这些话说出来不合时宜,便闭口不提。

    晚上十点。

    老宅的人都睡下了,几人也没惊动人,由盛北弦亲自开车,送两人去了医院。

    医院的几间手术室全亮着。

    肇事车共有五辆,其中两辆在事故中烧毁,其余三辆不知所终。

    撞死了人行道上的三个人,撞伤了五个人。

    程昊浑身多处骨折,头部受到重创,目前还在手术室中。

    手术进行了有四个小时。

    灯灭了,傅景尧和一众医生从手术室中出来。

    盛北瑜首先看到了,着急着起身,然而,她忘记了,坐在长椅上几个小时,她双腿早就麻木了。

    猛地站起来,小腿痉挛了一下,不小心跪在地上。

    “北瑜!”

    楚心之惊呼一声,忙去扶她,她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一双澄澈的眼睛看着楚心之,表示自己没事。

    傅景尧也看到了他们,跟身边的医生说了句话,主动朝他们走来。

    他身上绿色的无菌服还没脱下来,沾了不少血。

    “情况怎么样?”楚心之皱着眉问。

    傅景尧的神情看起来分外严肃,跟以往他做完手术出来时那种轻松的姿态不同。

    他看了眼边上的盛北瑜。

    唇抿了抿,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实情。

    程昊没有家人,好像不跟他们说明情况,也没别的人可以说了。

    盛北瑜似乎都没注意到膝盖上的疼,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他,心提了起来,“景尧哥哥,你倒是说话啊。”

    半晌,傅景尧寻思着,用了极度委婉的方式说道,“大脑完全失去功能。”

    他忽略了一点,他说的是挺委婉,可别人听不听得懂又是另一回事。

    盛北瑜怔怔地问,“什么叫大脑完全失去功能?”

    傅景尧看了眼楚心之,又看了眼盛北弦。

    两人同样的面无表情。

    他叹息一声说,“程昊已经被判定为植物人。”

    “咚!”

    盛北瑜跌坐在椅子上。

    后脑重重地磕在后面的墙壁上。

    聚满泪水的眼睛很快失去了焦距,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

    楚心之捂着唇,颤抖的手指泄露了她的情绪。

    盛北弦揽着她的肩膀,给她支撑的力量。

    黝黑的眸看向傅景尧。

    傅景尧也看着他,朝他摇摇头。

    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

    他和医院里最具权威的四个医生都在手术室中,仍是得出眼下这个结果。

    盛北瑜抓着傅景尧的袖子,“景尧哥哥,你是最厉害的医生,连你也没办法救他吗?怎么、怎么可能是植物人?一定是你们弄错了,说不定他只是昏迷了,很快就醒了,他很快就会醒了啊。”

    她声音带着可怜的哀求。

    她在求傅景尧,让他告诉自己,是他判断错了。

    傅景尧拧眉看着袖子上一只手,白皙的手背上可见清晰的血管。

    他为难道,“北瑜,冷静一点……”

    “我怎么冷静!”她松开手,抱着脑袋,慢慢从蹲在地上。

    楚心之也蹲下来,抚着她的后背,“北瑜。”

    盛北瑜扑到她怀里,大哭起来,一声声压抑沙哑的哭声传进耳朵里,有种窒息的沉痛感,“大嫂,你不是跟我说了程昊会没事吗?你说了的,他会保护好自己,他还有我,他不会舍得丢下我的……”

    此时此刻,任何言语都显得苍白。

    楚心之眼圈也是红的,找不出一句话来安慰盛北瑜。

    她仰头,无助地看向盛北弦。

    盛北弦不愿她伤心,却也毫无办法。

    纵使他有天大的能力,也无法操控生死。

    盛北瑜哭了许久,哑着声音说,“我要见他。”

    傅景尧:“程昊现在在重症监护室,暂时不能探望。”

    盛北瑜跌坐在地上。

    回到盛家,已经是凌晨三点。

    楚心之把盛北瑜送回了她的房间,亲眼看着她上床睡觉,她才放心。

    她走后,盛北瑜咬着唇,痛苦地呜咽。

    程昊,程昊,程昊……

    她在心里一遍一遍默念着他的名字。

    多希望他能够听见她心里的声音。

    他们前两天还见过面。

    他说,他已经搜集了姜振聪部分犯罪证据。

    再等等,他就能亲手将他送进监狱,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很快,他们就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他还说,他会好好爱护她一辈子。

    他说了好多好多,都是他给她的承偌。

    可是,他一个承诺都还没完成,怎么就舍得抛下她。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