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七十一章

    言欢悦跪在办公室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时候,大家下意识地就觉得这个姑娘可怜,还经历了那么可怕的事情,虽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但表情都明显是偏向她的。(www.k6uk.com)

    但言欢悦走后,看着神思不属的二娇,大家又心疼起这个姑娘来。

    说起来,二娇又有什么错呢?错的是那些该死的坏分子,二娇的对象是个有担当的英雄,但他和二娇,大概是不可能了罢。

    “陈老师,你想开一些。”上了年纪的老教师安慰她,“你对象是个好的,但人活在这个世上,总会有不如意的时候。”

    世道艰难,尤其对女人格外尖刻,人们说是说妇人能顶半边天,但一个女人真要行差踏错,旁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她,言欢悦就是这么个情况,按她的说法,如果顾淮安不娶她,那她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办公室里的老师们可怜言欢悦,但同时心底最深处也鄙弃她。

    “可不,就算你不撒手,中间夹着个人,你们俩也难过好。“人有百样人,办公室里自然也有不太和谐的声音,“都睡一处去了,估计你也掰不开他俩了,这男人啊沾了女人的味儿,哪里还舍得丢手,不过你对象倒是不嫌弃,啥也不挑,嘿嘿。”

    “老张!”

    “嘿,我不说了还不成。”姓张的老师教案一夹就准备去上课,“小陈啊,说句公道话,你模样出挑又有能力,选择范围大着呢,跟个破烂货争男人,丢份!”

    “老张!”

    “不说了不说了。”他这话一出了,办公室里的人都不作声了,挑挑眉埋头批作业写教案。

    “陈老师,老张这人就这样,你别放在心上。”安慰二娇的老教师有些尴尬,心里怎么想谁也不知道,干啥要说出来,这不是往陈老师心里头扎刀子吗!

    “杨老师,我不放在心上,我想请假。”二娇扯扯嘴角,跟老教师请假。

    二娇这情况,留在学校上课也不是明智之选,老教师也没为难,大手一批,直接准了她的假,好在二娇是新分配来的老师,只教了两个班的数学,课程并不多,她们挤了挤帮着代几节课不是什么大问题。

    在宿舍里呆了两天,二娇啥也没干,就坐在床上看以前顾淮安给她写的信,她的事就连学生也知道了一些风声,她不去食堂吃饭,每天都有学生打好饭给她送过来,也不多说什么,放在窗台上,敲下窗,等她出来时,人已经不见了。

    二娇知道越是这样的时候,她越应该让自己忙碌起来,只有忙碌才不会有心思想东想西,但她完全做不到。

    自暴自弃了两天,等她出房门时也不算是想通,自从她去部队看了顾淮安后,之后的两年多一直没有他的消息,说实话再炙热的感情也有变淡的时候,这两年她什么都一个人做,有顾淮安和没顾淮安,说起来已经没有了什么区别。

    二娇想,算了吧,如果言欢悦说的是真的,她还执着个屁!

    就算言欢悦说的是假的,二娇嘲讽地勾起嘴角,能把她一个人丢着两三年不闻不问,这样的男朋友要来也没啥用了!

    打起精神不让自己堕落下去,二娇蓬头垢面地拎着洗漱用品去学校水房,刚出了宿舍楼,就遇到了匆匆赶来的江希程。

    江希程快急疯了,他一直努力控制自己不要过分接近二娇,所以即便两人在相隔不远的地方上班,他也刻意没有去打听任何与她有关的消息,今天得到消息,还是因为学校有个学生受伤,老师领他去看病的时候,和他提了一句。

    “二娇,你没事吧!“江希程哪里看过脸色苍白,蓬头垢面的陈二娇,见她眼神都没有焦距,像游魂一样就心疼得不了了。“顾淮安那个混蛋!”

    二娇懵了一会,知道跟前的人是谁后,眼泪涮涮地就往下掉。

    “别哭,别哭……”江希程手忙脚乱地,想给她抹眼泪,又不太敢。“别哭了,我们去找他问个清楚,淮安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要相信他。”

    “我要怎么相信他,他一消失就是两年多,现在还来个女人公然叫板,她是可怜,可那关我什么事!”二娇心里难受极好,好不容易遇到个在身边的朋友,结果他还向着顾淮安那个混蛋说话。“你们男人都一个样,你自然向着顾淮安说话!”

    江希程:“……”

    二娇气冲冲地甩开江希程径自往前走,江希程忙在后头跟着。

    “别跟着我!”二娇走了一段发现江希程还在后头,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烦躁地冲他吼了一句。

    江希程表情有些受伤,却没有停下,他怕二娇想不开,直到二娇进了水房,江希程才耳尖通红地站在外头等着。

    洗了个澡,二娇的情绪平稳了很多,出来就见江希程还在外头,想到自己刚才的态度,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刚刚我不是故意的,我……”

    “没事,我理解。”江希程脸上带起笑意,两人并肩往宿舍走,江希程还顺手提过了二娇手里的桶。“现在心情好点儿了?”

    “嗯。”二娇眼睛红通通的,显然在水房里也痛哭了一场,“想通了,我要是再颓废伤心下去,才是中了那个女人的计。”

    江希程松了口气,这才从二娇口里完整地听完了全部的事情,“不管怎么说,我是相信淮安的。”

    二娇选择沉默。

    江希程很想问问她是怎么想的,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虽然他一直站在顾淮安这一边,但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他隐约是抱着某种不好的希望的。

    但出了朋友的道义,这种希望只能被他深埋在心底,不敢宣之于口。

    二娇回宿舍晾完衣服,才下楼跟江希程一起去吃饭,她先去教室看了下自己的学生,告诉她们她明天就会恢复上课,也让她们不要再给她送饭。

    “小心!“学校外的马路上突然疾驰而过一国内小汽车,江希程下意识地就把二娇护在了怀里。

    惊魂未定的二娇回过神来,忙向江希程表示感谢,江希程松开她的时候,手臂却蓦然被拉紧,力气大得他眉头都皱了起来,“二娇?”

    二娇却恍若未闻,目光直直地看着马路对面。

    江希程跟着看过去,一眼便看到了对面冷着脸的顾淮安。

    顾淮安?!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