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44暖暖怀孕,众人惊喜

    此时的宫殿里,已经慌成了一团。(www.k6uk.com)

    阿七抱着浑身都是水,体温冰冷的小姐回到宫殿的时候,丝涵立刻为自家小姐换上干的衣服,然后两人立刻拿来被子给小姐盖上,而此时御医已经往这里赶了。

    霍初兰来到宫殿的时候,直接就跑了进来,看着昏迷不醒的楚兮暖,霍初兰脚步晃了下,眼眸都是怒气,对着下面的人都是呵斥“御医呢?御医再不过来,本宫就摘了他们的脑袋!”

    几位御医气喘吁吁跑过来的时候就听到皇后如此凶残的声音,吓的一位御医连药箱都拎不住。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给公主看看!”霍初兰看着这些御医,第一次觉得宫中的御医真的需要好好敲打一番了。而此时,霍初兰看着躺在那里昏迷不醒的楚兮暖,心里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楚兮暖并不是手无缚**之力的女子,怎么会昏迷不醒呢,此时霍初兰甚至觉得楚兮暖是不是中了毒。这样一想,霍初兰整个人都出了一身冷汗。

    御医上前开始把脉,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带着浑身的冷气走了进来,而原本还准备把脉的御医一个个吓的都跪倒在地,就是霍初兰都受不了的打了一个抖。

    凌君冷整个人就如同没有灵魂一般,没有起伏的目光,宛如来自死海冰冷幽深的海水,带着残存的杀意,浩浩荡荡的将人吞没。就在霍初兰焦急的时候,凌君冷的目光看向躺在床上的楚兮暖。

    瞬间,原本还如同要撕裂他人的目光顿时软了下来,凌君冷大步来到床边,连着被子就将楚兮暖给抱了起来,声音带着颤抖“暖暖,怎么了?”

    “冷侯爷,你让御医给暖暖诊治,不能耽误了!”霍初兰开口提醒道。

    凌君冷的目光有些迟钝的转了下,可以看出眼白的地方有着血丝,就在这个时候楚子安也走了进来,他的焦急写在平日里懒散的脸上,看着凌君冷开口“凌君冷,暖暖没事,你先让御医看看!”

    楚子安靠近凌君冷,连忙对着御医开口“快点!”

    凌君冷在楚子安的话语之后,抱着楚兮暖坐在那里,拿出楚兮暖被子里的手让御医诊治,而他自己的脸颊贴着楚兮暖的脸颊,声音带着忧心“暖暖,不要吓我!”

    御医把脉一会,突然有些惊慌,可是这御医惊慌的样子可吓坏了凌君冷,凌君冷一手就掐着御医的脖子,声音带着粗哑“说,暖暖没事!说!”——

    御医被掐的差点背过气去,整个人的眼睛也开始泛白,就在这个时候,楚子安出手了直接点了下凌君冷的手臂,在凌君冷放下御医的时候开口“说!”

    御医捂着自己的脖子,是真的被吓到了,连忙磕头“公主,这是有孕了!”

    震惊!无措!惊喜!激动!后怕!各种情绪都往凌君冷的心口钻,让凌君冷抱着楚兮暖的手臂在颤抖,整个人都如同一个傻子一般,笑也不是怕也不是。

    “怀孕?”凌君冷看着自己怀中昏迷不醒的楚兮暖“我要做父亲了?暖暖要做娘亲了?我们要有自己的孩子了?”

    楚子安和霍初兰同样也十分震惊惊喜,可是比起凌君冷的不知所措来还是要好一些,霍初兰是个女子,心细一些,连忙问道“暖暖刚刚落入湖中,这对孩子有没有影响?”

    或许是因为自己失去了一个孩子,所以如今听闻楚兮暖怀孕,霍初兰不仅仅惊喜还十分上心,心里也生出一定要保护好楚兮暖保护好这个孩子的决心。

    “对!暖暖没事吧?孩子没事吧?为何暖暖还没有醒来?”凌君冷连忙问道,也有些害怕,都怪自己,竟然都没有发现暖暖怀孕了,想到暖暖竟然落入湖水中,凌君冷伸出手摸着楚兮暖的腹部就一阵惊慌。

    “还请侯爷让臣等再次把脉!”御医开口,毕竟刚刚他们也是被吓到了,如今看着冷侯爷恢复正常的样子,他们才敢开口。凌君冷这次很冷静的让御医们诊治,而且不是一个御医。

    “皇上,娘娘,侯爷,公主这些日子因为怀孕情绪很不稳定,但是公主却将情绪积压在心里,有些气血不顺,如今又落入冰冷的湖中,才会昏迷不醒,只要臣等开几副安胎药就好,不过今后公主万万不能有情绪的波动。而且落入湖中已经受了凉,这头几个月一定要好好保护,不然怕是有流产的迹象!”御医们商议之后说道。

    凌君冷三人想到楚兮暖这些日子有些不对劲的情绪,原来是因为怀孕了。此时的霍初兰是满心的欢喜,心里已经想着要让楚兮暖好好安胎。楚子安则是心里将那罪魁祸首给大卸八块,宫中都敢残害楚兮暖,这张府看来是不必留着了。

    至于凌君冷,则是满心的心疼,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犯错,没有第一时间发现楚兮暖的不对劲。如今想想,这两个月楚兮暖的月事都没有来,而他因为刚刚成亲,十分贪欢根本就没有考虑过。——

    “下去煎药吧,将孕妇需要注意的事情都整理出来,拿给本候!”凌君冷命令道。今后他一定要照顾她们母女,不让她们母女有任何的危险。这孩子才怀上,凌君冷就已经渴望这是一个小女儿了。

    御医都下去之后,楚子安对着凌君冷开口“如今暖暖的身体最重要,宫宴上的事情我来解决!”想到自家妹妹差点被人害的流产,楚子安心里就是暴掠,想到自己曾经的孩子,心里更是难受。

    虽然凌君冷很想自己亲手解决那些胆敢伤害楚兮暖的人,但也知道如今的楚兮暖需要陪伴,更何况他也不敢再让楚兮暖一人留在宫中,先前的事情已经吓到他了。

    “嗯!”凌君冷答应。

    楚子安和霍初兰走出宫殿,两人一直回到皇后的宫殿霍初兰都不发一言,楚子安伸出手挑着霍初兰的下巴,有些疑问“初兰,怎么?不开心?”

    霍初兰虽然在外是一个冷冰冰的女子,没有女子的任何柔情,但是在楚子安面前她却是一个简单的女人。此时,霍初兰挥开楚子安的手,投入楚子安的怀抱。

    “子安,抱歉,我没有照顾好暖暖!”霍初兰甚至不敢想,若是这次楚兮暖的孩子流产了,她会不会疯掉。她若是刚刚让御医为楚兮暖诊治,或许一切都不会发生。

    “傻瓜!”楚子安抚摸霍初兰的头发“这件事情我们都不想的,而且并不关你的事情,如今我们就给暖暖报仇好了,你啊,不要想的太多,暖暖也不会怪你的!”

    虽然楚子安心疼这个妹妹,但是对于自己的女人楚子安同样的爱着的,所以他怎么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去冤枉一个人呢,更何况楚子安很清楚霍初兰自己多么渴望一个孩子。

    “我知道,那些想要伤害暖暖,伤害那个孩子的人,我都不会放过!”霍初兰冰冷的说道。她已经失去自己的孩子,那么她就绝对不会让楚兮暖的孩子有任何的伤害。

    凌君冷抱着楚兮暖不撒手,亲自给楚兮暖喂了药,他的手放在楚兮暖的腹部不肯离开,想到那里孕育着属于他们的孩子,长的如同楚兮暖小时候一般可爱,凌君冷的心里就止不住的泛甜。——

    楚兮暖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整个人都在凌君冷的怀中,她刚刚睁开眼睛,就听到凌君冷焦急的声音“暖暖,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肚子痛不痛?”

    “嗯?”楚兮暖睁开眼睛看着紧张的凌君冷有些不解,她想了想,终于知道自己被人推入湖中了,可是自己怎么会这样轻易就晕倒了呢?楚兮暖揉着额头“君哥哥,我没事!”

    “你怎么没事?”凌君冷突然将楚兮暖抱着微微抬高,凌君冷的额头抵着楚兮暖光洁的额头,声音带着浓浓的幸福“暖暖,你要做母亲了,我要做父亲了!”

    “嗯?”楚兮暖迷糊的不知道凌君冷在说什么,足足过了一会,楚兮暖不可置信的捂着自己的嘴巴,眼睛里都是惊喜和期待“君哥哥,你是说,我,怀孕了?”

    “嗯,你怀孕了,今后可要保护好自己,我也会保护好你们母女的!”凌君冷拉着楚兮暖的手,两人的手覆在楚兮暖依旧平坦的腹部,凌君冷带着慈爱的声音响起“御医说你已经两个多月了,都怪我,竟然没有发现你怀孕了!”

    楚兮暖摸着自己的腹部,明明还是那个样子,可是此时知道自己怀孕了楚兮暖总是感觉自己的腹部中成长着属于自己的孩子,心里生出浓浓的爱护之情。

    “御医说你前段时间怀孕原本就情绪不稳定,今后若是心里不痛苦就使劲折腾,万万不能再憋着了知道吗?”凌君冷有些责备的开口,若不是此次知道了,他还不知道这些事情。

    楚兮暖还在发愣,她没有想到前些自己的不正常都是因为腹中的这个孩子。原本楚兮暖是真的不想去烦扰凌君冷,可是现在她也清楚,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好,今后怕是真的要辛苦凌君冷了。

    “君哥哥,我们有孩子了!”楚兮暖兴奋的说道,那种喜悦的心情楚兮暖表达不出来,但就是满心都是抑制不住的喜悦,楚兮暖高兴的就准备从凌君冷的怀中跳下来。

    “别!”凌君冷抱着楚兮暖,力道带着紧,有些后怕的说道“你如今已经怀着孕,万万不能如同曾经一般了,御医也让你静养,这些日子你都要乖乖的,知道吗?”——

    楚兮暖很不喜欢这样拘束的生活,可是如今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肚子里孩子的健康,楚兮暖却丝毫没有怨言,更没有任何的不悦,很老实的开口“嗯,我今后会注意的!”

    凌君冷看着楚兮暖妥协的甚至甘愿的模样,心里生出一种骄傲来,自己娇宠着的人如今竟然要成为母亲了,而且还如此懂事。不过,凌君冷有种预料,怕是今后自己都没有这个孩子重要。但是转念一想,自己的女儿生的和楚兮暖小时候一样,凌君冷又释然了。

    宫殿里,因为楚兮暖才刚刚醒来,所以凌君冷准备等楚兮暖身体好一点再回府。而这几日凌君冷更是什么都不做,整日里陪着楚兮暖,若是往日楚子安定是有怨言,但现在知道楚兮暖怀孕了,楚子安也是赞同凌君冷陪着楚兮暖。

    而就在这几日,有御林军几千围住了左相府,让左相吓的不知所措。他是新被皇上重用的朝臣,从来都没有做错什么,但是如今看着外面那么多御林军,左相心里也是没底。

    此时在房间里的张冬更是吓的整个人都在发抖,她听着外面有人说御林军包围了左相府,心里清楚定是那日自己推楚兮暖入湖让皇上知道了,自己该怎么办?

    “姐姐,救救我,我不想死!”张冬抓着张闺的手,有些害怕的说道。她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成这样,她只是想杀了楚兮暖,然后她们姐妹就可以嫁给冷侯爷了。

    张闺看着自家同父同母的妹妹有些失望,她本来还想着让自己的妹妹杀了楚兮暖,到时候就算要杀人偿命,只要把自己的妹妹这个罪魁祸首推出去就好,却没有想懂到人没有杀掉,竟然还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妹妹,你不能连累相府,所以,你还是出去认罪吧!”张闺有些冷漠的说道。如今这个妹妹已经是一个弃子了,只要让这个妹妹去认罪才可以保住相府,保住自己的地位,这样自己今后才可以有身份接近冷侯爷。

    张冬原本还哭泣不止,此时听着张闺的话语不可置信的看着亲姐姐“姐姐,你在说什么?你这是要抛弃我吗?你难道忘记了,当初是你一遍一遍的告诉我,只要十三公主死了就好了!”

    “啪!”张闺看着张冬,语气带着不悦“胡言乱语,我什么时候告诉你这些话语,都是你自己做了蠢事,现在还要来污蔑自己的姐姐吗?若是你聪明,就赶紧去自首!”

    “哈哈哈哈!”

    张冬从一开始的不可置信到现在的了然,边哭边笑“我的好姐姐啊,你这是想利用过我,就让我去死吗?你说,若是我告诉皇上告诉冷侯爷,这都是你的主意,他们会放过你吗?”

    张闺有些惊慌,看着自己的妹妹,她们都是心狠手辣之人,若是妹妹真的这样做,那么自己也不会有好下场。这个时候,张闺突然靠近张冬,就在张冬不解的时候,张闺已经掐住张冬的脖子。

    “呃…”张冬不停的扒拉着张闺的手,可是张闺却咬着牙不放手,一直到张冬没有了呼吸。

    “你不要怨我,怪只能怪你自己太笨!”张闺说着,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走出了府邸,看着外面的父亲和御林军头领唐侍卫在沟通,她走上前去。

    “父亲,唐侍卫,此事乃是妹妹所为,妹妹她…已经畏罪自杀了!”张闺说着有些伤心的流下眼泪。

    凶手已经死了,原本这件事情也该了结,却不想,御林军竟然直接将张闺给抓了起来,顺着大路拖走。

    “你们想做什么?”左相有些激动的开口。

    唐先将调查到的东西让给左相,张闺以为自己做的隐蔽,却不知道皇上一动手就将什么事情都调查的清清楚楚。左相看着手中的证据,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也就是从这日开始,京城最大的青楼倚香阁来了一个貌美的妓子,可是这个妓子却只接待最下等的客人,整日里都被糟践,想死都死不了,而这个人就是张闺。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