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五六章 蓬丘雅集会

    “独居孤域数万年,坐井观天,还以为这洪荒宇宙,一如四万年前,这个扶桑子,不过是夜郎自大罢了!”

    东华帝君对扶桑子的造诣,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若是扶桑子神通广大,威力无比,那这个陆压根本不会游戏风尘,直接陪着他家老祖杀上天庭,诛掉陛下,坐上龙廷,随便杀了叶柯便是,哪里需要这么麻烦。”

    东华帝君负手而立,极目远处,淡淡的说道。

    “兄长……”

    东华帝君口中这么说,王母自然不乐意了,怎么说他和玉帝也是夫妻,相敬如宾,虽然为了权力而有些纷争,但那也是自家事,也不乐意自家大哥说“诛掉玉帝”四个字。

    顿了顿,王母又道:“兄长,我得到情报,这陆压重新现世,便是在天山灵鹫峰,看来陆压和那一家关系不浅啊。”

    王母作为玉帝之后数万年,手下收拢的人才不知凡几,要想探听一些情报,实在是太容易了。

    “这很正常,霹雳大仙入住天庭之前,人称‘香火孩’,修炼的便是雷火一系的道法,和陆压认识,实在是太过正常。”

    东华帝君拂袖道。

    这种事知道了,也不会怎样。

    毕竟帝俊羲和退位四万年,玉帝在三界的地位,早已经根深蒂固,根本无力推翻。

    这个陆压出世游历,也从来没有打着家族的旗号,霹雳大仙进入中枢之前,和陆压交往,实属寻常。

    封神之战的时候,李靖、哪吒、杨戬等人,哪个不和这个陆压有很深的战友情谊?

    他此时无喜无悲,胸有惊雷却面如平湖,不愧是活了几万年的老狐狸,哪还有刚才那样失神的样子。

    “那兄长的意思是?”

    毕竟站位不同,关心则乱,玉帝固然想巩固已经得到的权力,但也不愿意自家夫君被前朝天帝势力推倒。

    “德昭常居天山灵鹫峰,但从他的父亲转世之后,他便往返于天庭和灵鹫峰之间,不过是向谋取他父亲的职位罢了,这个叶柯阻了他的道路,打碎了他的如意算盘,他自然恨之入骨,岂是一场大朝会就会退缩的?”

    “而陆压身负父母兄弟之仇,不可不报,自然和德昭一拍即合,两人联手,造些声势,然后拉拢一些人,明修栈道,难度陈仓,无非就是诛杀叶柯,各取所需罢了!”

    “他欲要谋划,必然广造声势,若论三界之内,四野八荒,唯有我十洲三岛最是群英荟萃之处,一旦他们成了气候,必定牢据此地,兄长舍得这大好基业?”

    王母娘娘微微皱眉道。

    “他若有本事,拿去便如何?”

    东华帝君哈哈一笑。

    “你为王母,无论如何,为你奔走效命者不知凡几,你还掌管欲界,不失权柄,区区一个监察天神,算得了什么?我辈修道之人,若再能前进一步进展准圣,如多宝道兄那般,远赴西天,接班二佛成就佛门大圣,为现世佛。又或者如镇元子一般,离开十洲三岛,自称一派天地!岂不比念念一个监察天神、司法天神,和一群小喽啰成天算计爽快得多?”

    东华帝君说着,话中自有一派傲然之意。

    这位雄立世间道法巅峰无数岁月的仙尊圣者,尽管无数后辈如云如烟一般崛起,但他依旧屹立不倒,如同皓月当空,看那潮起潮落。

    “兄长距离准圣,只有一步之遥,终究会迈过去,我们倪家的辉煌和未来,还需要兄长支持。”

    王母眼中露出感慨之意,只有她这位做了几万年兄妹的人,才知道他的兄长到底有多么强大的实力。当初天庭中枢之位还是帝俊的时候,他便建立十洲三岛,为一方之雄,数万年过去,又有几个知道他的真正力量?

    “呵呵,准圣之位,岂是那么容易迈过去的?数万年前,准圣之位是那些人,数万年后,不过多了一只孔雀,一个多宝而已。”

    东华帝君连连摇头。

    “那么兄长,我等就坐看云起云落?”

    王母问道,眉头却是微微皱起。

    “就看那风起云涌,你高卧云台,又有何妨?”

    东华帝君淡淡的说道。

    王母不在说话,站在东华帝君身旁,和他一起,遥遥望向远方。

    大海潮起潮落。

    ……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此时,金乌西落,玉兔东升,俯视万里,青幕无限。

    而十洲三岛之中,有一座岛屿,唤作蓬丘岛,在东海中心,西南东北岸正等,四周各五千里。上面有金玉琉璃之宫,是三天司命所治之处。各路神仙都相升天成为天仙,都要先来这岛受太上玄生录。上面住着仙家数十万家,芝草仙药成片地生长如人间种稻麦。

    只不过二百年前,真武大帝在此征兵东讨白魔,使得仙界圣地,竟有凋落之意。

    所幸东华帝君返回之后,大加整治,隐隐间又有昔日辉煌之盛景。

    一座琼楼玉宇之处,灯火辉煌,巨大的灯烛,宛若巨石的夜明珠,照耀的周围犹如白昼一般,当真是人声鼎沸,这座山庄,恐怕数百年来,头一回这般热闹。

    “度厄真人,你也来啦。”

    “华阳真人莫不是说笑?这帝君的请帖,怎敢不来?不怕被少君一怒之下,扔进波涛汹涌的大海里去?”

    “哈哈,度厄真人,真是幽默。不过这里怕不是数百年没有举过雅集盛会了。贫道依稀记得,上一次雅集,还是少君行冠礼吧?”

    “不过今日与众不同,非少君主持,也非帝君主持,乃是德昭公子借了倪家居所,主持这场雅集聚会。”

    “哦?竟有此事?这德昭公子的父亲霹雳大仙,和帝君在天庭争斗千年,如今却两家合流了?”

    “谁知道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天庭之上,为权柄而争,在这十洲三岛,我等逍遥快乐,只需要饮酒作乐便是!”

    “道友说的是……”

    众多道友仙家,一边递上请帖,一边小声交谈。

    偌大的居所,设施极尽仙饶,诸多道友,一边端着酒杯,一边交流修道所得,更有三三两两的凑成小圈子,议论道:“这数百年不遇之盛会,道友可知道这位德昭公子有何想法?”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