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1章 完结

    一路由褚宏安护着,剩下一半人战战兢兢的一起回到了秦都。(wwW.K6uk.coM)

    明兰明柳相携下马车时, 还听见前头那辆马车里传出说话声, “你不许压着我了!”是吕迟的。

    两人听见这声, 差点儿厥过去, 又见马车门从里头给人推开, 于是连带着身子都颤起来了。

    可当视线一转落过去,瞧见的竟然是褚瑜?

    两丫头惊愕的嘴巴都要收不回来,后转头面面相觑, 串联起来一想才知道必定是给吕迟耍了去。当下大大松了一口气的同时, 又有些恼他。

    褚灵从马车上给人抱下来, 在地上站稳了。盯着褚宏安定定的瞧了一会儿, 忽然张开双臂小跑起来, 脸上也绽出笑容,“哥哥!”

    褚宏安受宠若惊, 有些无措的将褚灵抱进了怀里。

    “哎呦。”褚灵给他怀里的东西硌着,低头去摸, 还问, “是什么?”

    褚宏安将那东西掏出来,是一只方方正正的小木盒。展开盖子, 露出里头粒粒规整的小糖块来。

    “给你的糖。”褚宏安答道, 说着拿出一块儿送到褚灵的嘴前。

    褚灵啊呜一口吃进嘴里, 眼睛笑眯眯的弯起来,“好吃。”

    兄妹两个低声说起话来,跟在一旁吕迟和褚瑜的身后慢慢往宫里走去。

    “你们两个仔细点说话, 什么该说 ,什么不该说,千万别溜出口知不知道?”吕迟故意嘱咐明兰明柳,又很不避讳的拉住褚瑜的臂膀,哼声哼气的道,“没有你在,家里都无趣些了。”

    “少爷还要骗人!”明柳气的红了脸,拉着明兰道,“不要理他了。”

    明兰也是一副恼怒的样子,对明柳的说法很是赞同,“就是的,真不要再理会了。”

    吕迟见状,又给人说两句甜的,简直信手拈来,“哎,正好,你们两个近来提心吊胆,”他忍着笑意,“想给你们放假的,出去玩还是在宫里,随你们,就歇个半个月吧,明柳也好好养胎。”

    枣木闻言凑上去问,“那我有没有?”

    吕迟正想说你个呆子又没忧心过什么,有个屁,可余光里瞥见明柳,没出口的话又转了个弯,成了,“你有……!”

    这么才终于将这点不喜给放下去。

    等走到岔路上各自要回寝宫的时候,吕迟停下脚步对褚宏安道,“晚上到你父亲寝宫吃饭,带着阿灵一块儿来。”

    褚宏安应了,又将褚灵交给一旁的宫人,自个儿跟着褚瑜去了书房说话。

    待到天渐渐黑沉,他带着褚灵走在宫内的小路上,絮絮的听褚灵说话。褚灵出去一趟,性子转变了不老少,与从前隐约还残留着的瑟缩不同,如今说话字字句句都明晰响亮,带着欢喜气。

    “姨母和舅舅们都好,外祖母与外祖父也很好,太婆最好!”褚灵想起在春熙苑里吃的那么些好吃的东西,眼睛就弯弯的成了一道月牙,露出皓洁的牙齿来。

    “父亲说,下回要将哥哥也带去。”褚灵拉着褚宏安的手,“哥哥去不去 ?”

    两人走过一个拐角,后经过一处小院子前面。小院子是吕迟第一次来的时候住的,如今空着。见着了难免会勾出回忆。

    头一回见着吕迟的时候,褚宏安不是简单狼狈两个字就能说的清楚的状况。迷迷糊糊给吕迟救到马车上时,褚宏安还想,若是位置对调,他不一定会冒险相救。更不说吕迟自己还几乎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那个时候这个皇宫里冷冰冰,每一处黑暗都像是黑洞洞会吞吃人的恐怖。他是个急于求得自己父亲认同的孩子,而褚灵甚至可有可无。不被自己的父亲看中,连带着皇城里的宫人都能肆意欺凌她。

    那个时候褚宏安也没有觉得褚灵是自己的半分责任。她不过是刚好,甚至对于她来说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的和自己有了同一份父亲。他是男孩子,境遇稍微好一些,褚灵则更像是一个任人摆布的布娃娃,还不如出生在一个寻常人家里。

    再后头一些,褚宏安也没有想到吕迟除去救了自己还会与自己有什么其他交集。更又怎么想得到吕迟最后会和自己的父亲……

    刚开始,几乎吕迟的一切在褚宏安看起来都带着难以言说的古怪。或者说古怪还不够准确,换一个词说,陌生与不习惯更加适合些。他对吕迟天然的自信与不忧愁很陌生,甚至隐约曾经觉得,这样的吕迟有点不像个人。

    不像是个吃五谷杂粮长大的人,倒更像是话本里超脱世外的神仙。他做任何事情都带着股子随心所欲的样子,这样的脾气和秦皇宫几乎是格格不入的。他的行事,他的标准,在这里注定碰壁。可也就是吕迟,碰壁都能碰出不同来。

    其他人为规则为现状改变的时候,只有他用很理所当然的语气要求规则,要求现状为他改变。还要反问一句,“难道不该这样吗,你原来是错的。”

    起初褚宏安觉得莫名,后来才明白过来,一开始他包括他的父亲的确都错到了天边去了。

    没有人将褚灵当做一回事时,吕迟自个儿抱着个脏兮兮的小女娃也能温和亲热,给她从未感受到过的亲和,还要认真的告诉褚灵,这才是她应该收到的被对待的方式。

    可吕迟其实也并不是完全对谁都亲和的一个人,他的脾气任性,偶尔闹起不高兴来,甚至可以说得上有些糟糕的地步。然而瑕不掩瑜,他还是一个很好的人,谁也不能否认。

    他一个人给秦皇宫这偌大的地方带来了几乎无穷无尽的生气,让他们染了俗世凡尘的烟火气。几乎是手把手的教导他们该如何相处,如何自处。

    不过也没人在那个时候预计到吕迟会最终留下来,现在回头仔细想想,褚宏安只觉得是吕迟屈就了。

    外头都盛传秦王娶了男后是为了政治考量,是十足的委屈。如此英才落得个嫡子都没有的地步,为了什么?

    褚宏安隐约也听见过这一类的传闻,刚开始还不说什么,后头听见了每每都要重重的嗤一声。他们那些人懂得什么?褚宏安私心里觉得,吕迟与自己父亲十分登对,如若一定要牵扯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话,他还觉得是自己父亲配不上吕迟呢。

    “什么嫡子庶子?”吕迟曾经和他说过,说话时候满脸的鄙夷,“这种东西最要不得,不过寻根究底要不得的还是妻妾成群,不过这个暂且还改不了,像我母亲和父亲那样就很好,不过这是扯远了,总之,只要自己用心有本事,什么嫡子庶子,看看史书,就是太看重这些乱七八糟没多大用处的,才出了那么多弑兄杀父的事情,谁有本事谁做什么,我没本事我就享福哈哈哈哈哈。”

    说完这个一阵大笑,末了就忘了前头说的什么话了。

    吕迟自己忘了,褚宏安记得清楚的很。从前他心里虽然隐约认定吕迟说出来的道理,那之后却像是吃了定心丸,再有人隐约拿这个身份说事情,他也就不当作一回事情了。

    他开口管吕迟叫一声父亲,叫的心甘情愿。

    “哥哥,”褚灵走路走的累了,扯了扯褚宏安拉住自己的手,面上露出一个很羞涩的笑容,抽出自己的小手大着胆子对他道,“阿灵走路好累,哥哥抱抱我。”

    一旁的宫人听见这句连忙上前来,道,“公主,我来抱你吧。”

    褚宏安还没抱过褚灵几回,宫人唯恐他不愿意。

    “不必了,”却不想这回褚宏安没有默认让宫人将她抱过去,而自己伸出手将褚灵抱了起来。

    褚灵原本也是有些怕他的,亲近归亲近,还是不一样。不过这一回从晋国回来以后明显有很大的不同了,要褚灵自己想,她在祖父家里的时候,天天给父亲抱着都没怕,回来怎么好再怕哥哥呢?

    这个褚宏安是不知道的,只听褚灵慢慢吞吞的趴在自己的颈侧说话,“去祖父那里贺新年,祖父还给我一个压岁钱。”她说着费力的将自己的手探进衣服里头,半天拽出一条红线,上面串联着一个大铜钱,是古币。

    “一共有两个,”褚灵笑眯眯的跟着将另外一个也拉出来,还费劲儿的将它从脖颈上面解下来然后支起上半身,小心翼翼的给褚宏安带上,“喏,这个父亲说,说是给你的,压岁。”

    那红线穿着古钱,说实在有些傻气,也不知道那结是谁打的,歪歪扭扭。

    不过褚宏安因此露出笑容来,问她,“阿灵专门给我带回来的吗?”

    褚灵很认真的点点头,“专门给哥哥带的,”后想了想,学起吕迟平时厚脸皮问褚瑜的语气,“我好吗?”

    褚宏安一愣,给她有十二分像吕迟的样子逗笑,正想说好,却听褚灵自己又往下接了一句,“自然是很好的,还用你说?”后头半句说的含含糊糊,终究没吕迟说的那么顺口。

    可也是足够将褚宏安弄得笑出声的地步,转而认真的和褚灵说起话来。从去的路上累不累,中间又见识了多少好玩的东西,下回还要不要去诸如此类一直说到了褚瑜的寝宫前,也没歇一歇,更没有将褚灵放到地上。

    褚灵不是天生胆子小,最近连连从吕迟那里,褚瑜那里,褚宏安那里得到关爱,也就渐渐的忘了从前的记忆,有些自然的邀宠起来。这会儿到了宫殿门口还搂着褚宏安的脖颈咯咯笑着,两人像从小就很要好的亲兄妹。

    “这个菜就是这样做才好的,我前些天还看了一本说做菜的书呢。”吕迟和褚瑜正从厨房那边过来,也认真的说着话。

    他们两个人在一块儿是,说话的多半都是吕迟,褚瑜偶尔说一句。

    褚瑜知道吕迟看的书目很杂,却也没想到他还看菜谱。

    想着就也问出口了,“你还看菜谱?”

    “什么菜谱呀,”吕迟皱起眉头,有些嫌弃褚瑜不懂,“不是菜谱,是他们过日子自己记下来的书,哎,我是觉得我也能写一本出来的,就是有些时候很懒得动手,他们这里挖挖春笋,那里捕捕冬鱼的,我想了想,前前后后还是睡觉的时候多。”

    说完一点儿也不害臊的还自己补充了一句,“不是睡床就是睡你。”

    一张脸蛋红粉粉,手还伸过去握住褚瑜的手,紧紧的握住。两人的感情不见淡薄,还日渐深厚起来。

    “今年的事情比去年会少一点,你若是觉得在宫里厌烦了,要去哪里我陪你去就是的。”褚瑜抬眼,正好看见褚宏安抱着褚灵远远地走来,于是顺势将事情都推到了褚宏安的身上,“反正宏安现在对很多事情都上手了。”

    吕迟县各类型,笑眯眯的点头,“那好啊。”

    话是这么说,可刚才要写书的话是吹牛了,他还是懒得。

    “父亲!”褚灵看见吕迟,立刻扭动起小身子来,像条肥肥的小虫子要从鸟儿嘴里挣脱一般,“哥哥放我下来!我要去父亲那里。”

    有了父亲,便自己的父皇,皇兄一类的都可以忘记到天边了。

    吕迟听见褚灵的叫声,又见她十分灵活的动褚宏安的身上滑下来,一边笑一边叫的远远跑来,不由得快走两步,也对她笑道,“赶巧了,过来让我抱抱。”

    褚灵听见这话,于是跑的更加起劲儿,飞似的往吕迟怀里蹿。

    褚瑜在边上站着,直看见吕迟将褚灵给抱进了怀里,小丫头亲亲热热的用自己的脸颊去蹭吕迟的,见他的嘴甜也学的十二分像,“一下午没有看见父亲,阿灵很想念的。”

    吕迟闻言笑起来,偏头在褚灵的脸颊上大大的亲了一口,“我也有点想你。”

    父女两个腻歪在一起,将另外的两个人都给忘了似的。

    褚瑜是吃了褚灵的醋,褚宏安却吃了吕迟的醋。前头还抱着他,一口一个哥哥真好,哥哥再给我吃块糖,现在见了吕迟就毫不犹豫的走了,真是心太野栓不住。

    父子两个心中各有所思,对视一眼却也都知道该做什么。

    褚瑜上前扶着吕迟的肩膀对他道,“把孩子交给宏安抱,一会儿又要粘着你喂饭吃了。”

    “是,父亲我来吧,”褚宏安也跟着上前将褚灵抱过来,“您一路舟车劳顿,已经很疲惫,不好让阿灵再折腾你了。”

    “我也舟车劳顿了,”褚灵瓮声瓮气,后面半句却不知道怎么说,只能转头看着吕迟,问他,“父亲,后面怎么说?”

    吕迟耐不住大笑起来,连带着褚瑜和褚宏安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

    “不说这个了,”他道,外头月亮圆圆,一家也是团圆的,“吃饭去。”

    这一处宫殿灯火明亮,将原本凉薄的月色都照出了些许暖意。由此秦皇宫的中心辐射出去,元宵团圆时候,人间各处处处暖意处处希望。

    杂事记。

    明柳在这年夏天生了个儿子,大胖小子,差点儿没害了她娘的命,把他父亲的半条命带走。生完这个后头连着两年的惊惶,枣木不敢再要,生怕后面还是这样的事情,到时候如果没有这样的好运,人救不回来怎么办?

    明柳一向在家里说一不二,这个事情虽然也有些吓着她,但足没有到那样可怕的地步,她转头便自己想好了,后面还要再生两个。枣木拗不过,也便依了,只不忘各方去求药方子,暗中小心的帮着明柳养身子。也好在后头好几年都没再怀上,省了他吊着的一口气。

    明柳这边是一个,明兰那里嫁的却迟很多。中间吕迟起了要给她指婚的念头,也给明兰自己推了。她原话说的,后半辈子的事情要慎重,不好随意找。吕迟一向不对下面的人管束太多,她这么说了,也便由得她去。后头在二十岁那一年,明兰和宫里的一个侍卫两心相悦,自然成了。

    后面也还是在吕迟身边照顾。

    吕迟因着这个还感叹,明柳明兰和枣木三个,从小就跟在他身边服侍。下面的小丫头来来回回换了不知道多少,只有他们三个一直都在。也好在他们一直都在,临时换成别人,吕迟还的确很不习惯的。

    再说晋国那边。

    这年元宵一过,晋王已经病逝的消息就传了出来,后头二皇子褚清顺利登基即位成为新晋王。后转不过两个月就同一个权臣的女儿成婚立皇后,一切顺理成章。

    晋国皇室人丁也很单薄,褚清虽然有几个孩子,却年纪都很小,母亲出身也寻常。只不过随着他即位,那几个孩子也都跟着成了人中龙凤。

    褚歆身为公主,在第二年被赐婚给了宋清河,不知婚姻如何,后面听说并不很和美。褚歆的脾气改不了,后面褚清又不愿意一味纵容。宋清河也并不是软弱任由褚歆胡来的人,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后侧室娶进门去褚歆也没一点话说。

    不过这些事情吕迟即便挺进耳朵里,也是这只耳朵进那只耳朵出的,晋国皇室的腌臜事情,后头他在秦国这边看的很多书里也读到更多晋国那边不让看的。虽然书么,吕迟知道不能全相信,然而两边综合来说,总就是那么一些事情,明明白白的。他更因此教导自己家里的两个孩子,不能往歪路上走。

    话说回来,要紧的还是吕家人。

    吕芙的婚事起初两年找的都不尽如人意。倒不是说身家,而是人品与眼缘。前面两个好的,吕芙自觉的没有眼缘,有点眼缘的又多是前面两个过不去的。如此拖了两年,到吕芙十六岁要转十七的时候,才看中一个。她满意,家里也觉得很满意的。

    男方家里也是官宦人家书香门第,只不过和吕家相比实在很不够看。只是家门风评与为人行事都很好,且也有担当。而且还都在宁康县上,家里人口虽然多,但本家的亲戚简单,为人也都很客气,更没有恶婆婆刁难,无论从哪儿看都是好得。

    说起来也是巧,吕芙在灯会上遇见的,同猜一个字谜,吕芙站在那儿想了小半晚上,他走过来不过一眼就猜了出来。又是一副面目清俊风度翩翩的模样,当下将吕芙看了个脸红。

    后头才知道,也是女婿自己和吕芙坦白,早早就在外头见过她,记挂在心上,灯会上看见她时高兴的很,暗地里手足无措好一阵,见她被字谜难住,也还考虑良久,最后怕因此连个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这才壮着胆子走上去。

    好在是壮了胆子,后面不然还不知道怎么样错过了呢。

    吕平吕修则也简单不少,两人一个一路用心读书科举,一个留在家里做了生意。做的都是自己喜欢爱好的,吕益也并不多加管束。娶妻这个事情上面,也都是放任他们自己去求亲。两个儿媳妇娶回家里来,都很温和懂礼,没什么可以跳出来的毛病。

    褚清那里,撇去种种不说,其实并不算一个不合格的皇帝。晋国在前面晋王手上被毁了大半,也在几年里有了明显的起色,百姓的日子从战后快速的恢复起来,与秦国相比,虽然兵力依旧一时之间难以比较,但是也不再是从前那样孱弱不堪一击的状态。

    后头几年里,两边的日子都很平稳随顺,唯一要说有什么,就是褚宏安一直也没能像褚灵一样自在的到晋国去,到吕家去。

    这个状况在吕迟去秦国和亲后的第八年左右有了改变。秦晋两边之间的交流其实一直没有完全中断,更在吕迟嫁到秦国以后有了名义上的和解。下面来来往往的商人们自然手脚不停,后日渐做的大了,也就要有官府的介入,于是渐渐也就淡了仇恨。连带着皇室之间都有了来往。

    还就有了让褚瑜颇为吃醋的几封书信和一些杂物。褚清将这个当作了个有趣的,偶尔故意找来一些东西送给吕迟,让人千里迢迢过来,回去的时候只要告诉他秦王是如何当场黑了脸,就必定能得到褚清的高兴。

    后头也就摸清楚了一些规矩,就算是送来的东西给秦皇宫这边挡在门外,回去报信的时候也都要和皇帝说:东西已经妥帖送到了,皇后很喜欢,秦王气的当场要砸东西。

    管它是不是真的,褚清自觉的听了很爽快就是了。

    以至后面明柳接连再生了两个,明兰和那侍卫一口气生了三胞胎。

    吕芙哪里也有了第二个第三个孩子,吕平吕修也并不落后,这一类的事情传到吕迟耳朵里,也让他蠢蠢欲动。偶尔和褚瑜提起,想要一个小娃娃来养。可一看见褚瑜若有所思的模样,又要跳到人身上掐人的脖子警告,“我就是这么说说的,你不许再去到哪儿给我弄来一个孩子。”

    这话说的含糊,其实意思就是不能到别的地方再去给他弄大谁的肚子。

    剩下的就是一些开玩笑的话,比如皇后自己扶着自己的肚子想,不仅想还在皇帝面前念到出声,“要是这里能大起来,这会儿都有十个八个了吧!”后头还不忘记将目光撇到褚瑜的身上,贼兮兮的摸摸,“你这里要是也能大起来,也约莫有五六个了。”

    让皇帝大肚子的假想,十年如一日也真只有皇后自己能敢说得出口了。

    皇帝对皇后的纵容,从皇宫里传出去,一点点在民间也有了人说,终于冲淡了前面那些年的名声,变成了两人相亲相爱的美名。

    吕迟却不知,他说想要一个小娃娃养的事情给褚瑜听在了耳朵里。夜里两人搂在一处亲嘴,缓口气的功夫,他就听见褚瑜在他耳边喘息问道,“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褚瑜自己心里预计的应该是喜欢女孩的,平时和褚灵恨不得好成一个人。

    吕迟想了想,笑嘻嘻的伸手捏住气鼓鼓的大耗子,反问他,“做什么,难道你真的能生?反正我是不能生的,即便可以生出孩子来,我也说不准是男是女啊。”

    他一双眼睛琉璃珠子似的水亮,眨巴眨巴看着褚瑜。

    褚瑜低下头亲亲他的眼睛,还是问一遍同样的问题,“女孩还是男孩?”

    “男孩,”吕迟不耐烦的回答,自己已经磨磨蹭蹭动起来,又有些发脾气的道,“那你不动我就自己弄了?”说着伸手去推褚瑜的肩头,要翻身坐到他的身上去。

    褚瑜低笑一声,一口咬住吕迟的喉结,如了他的愿望。

    这天晚上的事情,吕迟以为只不过是个过了就没有的事情,却不想后头不过小半个月,褚瑜就从外头给他带了一个小娃娃过来。真是小娃娃,瞧着不过才一岁半,还咿咿呀呀只会说很含糊的话。

    吕迟给吓得不知道怎么说,伸手将那绵绵软软的小东西抱紧自己怀里的时候,瞠目问,“这个是哪里来的?”

    他倒是不觉得真是褚瑜在外头和别人生出来的。

    “有个臣子家族里的,父亲母亲都死了,我将人带过来,让你养着。”他倒是将养孩子这件事情当做了给吕迟解闷的事情了。

    吕迟抱着那小肉块儿,觉得新奇,“嗨呀,这个怎么养呢,我又不太懂。”

    话是这么说,手上的劲道也不松懈,笑眯眯的抱得很紧。

    至于这孩子,也算是交了好运。给皇后养大的孩子,就算不过过继来,身份能够差到哪里去?

    后头还是一样和带着褚灵褚宏安一样,一天天自己动手很精心的带着。下头的宫人帮着也很多,养孩子,这个事情,听起来很麻烦,可是莫名也和吕迟懒散的性子以及亲和的性情。

    这孩子在宫里长大十二岁,还是过继给了他原本家族里的一个旁支。然而在皇帝皇后身边生活这么多年的经验也已经很够他吃,后半辈子便是什么也不做,这也是能富贵荣华的名声。不知道给多少人看了羡慕的很。

    不过,这些都是旁的事情,到了吕迟的生活一路甜蜜无忧愁才是根本。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又完结了一本啦!撒花撒花!

    全文一共2个正文车,一个番外车,微博“就是一个糯糯啊”私信可提取车票

    新文求预收《饲主总想吃掉我》

    冬早是只得了仙缘的小雀,懒得讨生活干脆赖在静王府里吃吃喝喝不愿意走了。

    睡觉要和王爷睡,吃饭要王爷亲手喂,走路都要王爷背。

    仆人满脸愁容,圣上小心关切。

    静王于是拨弄那不成器的小胖球,“今晚红烧了吃吧。”

    冬早吓的化成人形,泪眼汪汪为自己求情,“可不可以不红烧?”

    可以是可以,只不过吃还是要吃的。

    甜甜甜 软萌萌小雀精受x只手遮天男神攻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