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三六章 护短

    就算在这宅子里不能不听田夫人的吩咐,就是这番情形和小丫头那半藏半露的意思,恐怕真有些事是不好让人知道的。(看啦又看)

    田括就犹豫了一下。不过他只是犹豫了一下,就说要和阮玉珠一起。这是依仗他自己是田夫人的亲侄子,和李夏情同手足。

    田括担心,所以想陪着夏至。

    夏至毕竟还是个年少的女孩子,虽然在很多事上可以说是见多识广,但在内宅的某些阴私上,夏至还很单纯。田括想保护夏至。

    夏至很明白田括的意思,不过她只略想了想,就对田括使了个眼色。

    “夫人吩咐的,那田括你就先去看看夫人吧。这府里,我有不算生人。”

    田括略顿了顿,就点头应承了,随即转身跟另外领路的人走了。夏至还让田括将小树儿和小黑鱼儿一块带走了。

    如果真有什么事,她不想脏污了两个孩子的眼睛。

    那小丫头见此情景,似乎就松了一口气。

    “姑娘请跟我来。”小丫头领着夏至继续往后院来。

    夏至说她在李府并不算是生人,但是诺大一个李府,自然也有她没到过的地方。

    小丫头倒也没有把夏至往偏僻不认识的地方领,而是将夏至领到了后花园中一处暖阁。

    这暖阁夏至比较熟悉,因为李夏冬日常在这里读书。

    暖阁里亮着灯,不过里面却静悄悄的。

    小丫头示意夏至往暖阁里走。

    夏至一把抓~住小丫头的胳膊,笑着跟她说:“你这小丫头,要是耍弄我,我一会可饶不了你。”

    就仿佛是平常年轻的女孩子们玩闹的时候一样。

    “……不敢耍弄姑娘,这是夫人的吩咐。”小丫头忙解释道,神色间更为慌乱了。

    夏至笑了笑,竟轻轻地将小丫头放过,然后迈步进了暖阁。

    转过一道屏风,对面就是一张大书案,书案后面就是高高的书架,上面摆满了书册,还有几样瓷瓶、铜鼎,两侧还有琴桌、棋桌。

    没有人。

    不过这个时候夏至已经隐约听见了人声。那是从内室传出来的似乎是女孩子轻轻的啜泣声的。

    李夏平常读书倦了,就会到内室中歇一歇。

    夏至略微犹豫,就上前挑起帘子走进了内室。

    比起外面书房略微清冷的空气,内室中却是温暖如春。李夏的暖炕上帘子半垂,何冰儿香~肩半路地斜坐在炕上,正似乎在推拒谁,一边还红着眼圈低泣。

    “不、不要,凤凰哥哥,你不能对不住夏至姑娘,我是苦命的人……”

    暖炕上堆叠着被褥,那被褥里似乎有一个人。

    是李夏?

    能睡在这屋子里的也只有李夏了。何况何冰儿还喊着凤凰哥哥。

    夏至在看见何冰儿的第一眼,她就心头火气。但她没有立刻动作,等听到何冰儿的话,夏至已经强行压制住了心头的火。她不紧不慢地走到炕边,然后慢慢地在桌旁的椅子上坐了,她也没说话,就是一副瞧好戏的姿态。

    何冰儿似乎是这个时候才发现夏至来了。她转过头哀哀地叫了一声夏至,一面似乎要站起来。不过她的衣裳似乎被谁拉车住了,她没站起来,半个肚兜几乎都要露出来了。

    那肚兜上绣的还是鸳鸯戏水,十分精致鲜亮。

    夏至很佩服自己现在竟然能够注意到这个。

    炕上的人终于有了动静。

    李夏从炕上起来,身上只穿了中衣,一脸发懵的状态。他先注意到了何冰儿,似乎被吓了一跳。

    接下来的事情发生的很快,而且有些乱。

    李夏的手按在了何冰儿的胸上,然后李夏就看到了夏至。李夏从炕上跳了起来,然后差一点儿又跌了回去,摇晃了几下才站稳。

    李夏光脚站在地上,何冰儿也站起身,衣不蔽体地站在李夏身边。

    夏至稳稳地坐着。

    “十六,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李夏慌乱地解释,声音都变了。然后他看到夏至微笑的脸,“十六,快救我。”

    夏至大笑:“李夏,冰儿,你们这是唱的哪一出!”

    何冰儿就抢着答:“夏至,我们不想的,只是……你也看到了,对不起,你、你不要怪李夏,要怪你就怪我好了。我,我不该来见他,要是我不来,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

    这话明面上是维护李夏,但实际上歧义多多,真是不想让人误会都不成。

    李夏涨红了脸:“冰儿,我们好心好意收留你……”

    何冰儿就落了泪:“凤凰哥哥,我、我不怪你。”

    李夏百口莫辩。

    何冰儿又扭过头来,竟普通一声给夏至跪下了:“夏至姑娘,求你不要责怪凤凰哥哥……”

    夏至却不想再听下去,也不想再看下去了。

    “好了,好了。”夏至笑盈盈地起身,她上前把何冰儿强行从地上拉扯了起来。

    “一个两个也老大不小的了,玩闹也要有时有晌。这都啥时候了,年夫人,你也该回去歇着了。”

    夏至脸上带着笑,声音也很温和,但她的眼睛里可没有笑意。

    “夏至……”何冰儿还想跟夏至说些什么。

    夏至却根本就不听,她快手快脚地给何冰儿穿上了衣裳。何冰儿反抗不能,只能又抽抽噎噎地跟夏至说话。

    “夏至妹妹你是有本事的人,不像我,你无论去哪里做什么,你都能出人头地,可是我,我是苦命的人,只有这里能够存身……”

    何冰儿竟然装起了可怜。这是觉得她夏至是清高而且心软的人,所以想要示弱打动她,让她把李夏让出来?

    夏至可没有那么幼稚。

    “知道只有这里能给你存身的地方,你还不知道珍惜,搅风搅雨,有什么苦果,你也只能自己吃,怪不了谁。”夏至冷冷地说。

    夏至给何冰儿穿好了衣裳,或者更准确地说,夏至将何冰儿打包好。

    何冰儿的外衣都散落在炕下,有的还被撕破了,似乎是被谁强行脱下来的。

    “你要做什么?”何冰儿见夏至不为她的言语所动,而且还冷了脸,就着急害怕起来。

    这个时候,夏至就听见暖阁外传来了脚步声和说话声。她侧耳听了听,就知道是田夫人、田括他们来了。

    夏至抓着何冰儿,抬眼就见李夏呆呆地站在那儿。

    夏至就给李夏使了个眼色。

    平时只要夏至一个眼色,李夏就知道要做什么。但今天李夏有些迟钝了。

    夏至就往后面使了个眼色。

    李夏这才反应过来。不过他没有立刻照做:“十六,我啥也没做。我回来,我就喝了一杯茶,就啥都不知道了,醒过来,就是,就是你看的那样……”

    “快滚吧。”夏至不耐烦。

    “不,十六,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留在这,我娘,他们都会明白……”

    “我这是为了你们李家的面子。”夏至说。

    “去他的李家的面子。十六,我不走。”李夏坚持。他觉得如果他现在溜走了,夏至以后恐怕就不会理他了。

    李夏的眼圈红了。

    夏至心中叹息,田夫人的声音已经在门口了。夏至狠狠地瞪了李夏一眼:“我让你滚。我的话,你听不听?”

    “我听,我听。”李夏眨眼间拾掇了自己的东西,跳窗走了。

    “凤凰哥哥……”何冰儿喊。

    “冰儿……”田夫人已经走了进来,跟在她身后的有田括还有田夫人的两个心腹。

    小树儿和小黑鱼儿不在其中。

    田夫人进门的时候脸色惨白,但是当她看清屋内只有夏至和何冰儿,而且何冰儿穿着大衣裳,她的脸上就恢复了些血色。

    田夫人的目光落在夏至身上。

    “夫人,”夏至这才松开何冰儿,她给田夫人行礼,然后笑着解释,“刚才看灯,听说夫人身子不大自在,我和田括、李夏回来看看夫人。正巧碰见了冰儿妹妹,我和冰儿妹妹到这来说说话。”

    “哦……哦……”田夫人慢慢地反应过来,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不……”何冰儿上去抱住田夫人的胳膊。

    田夫人却没让何冰儿说话:“你这孩子,身子本来就不大好,半夜三更还不安生在自己屋子里睡觉,跑出来做什么。好在十六碰见了,领了你来这坐着,倒是不怕冻着……”

    田夫人一边说一边给跟进来服侍的人使眼色。

    “你们送年夫人回去歇着。”

    就有两个婆子上前,一边一个扶住了何冰儿。

    “姨妈……”何冰儿还想说话。

    田夫人就笑了:“你这孩子,有什么话明天睡起了再说吧。也是做过人家媳妇的人了,这般任性,人家见了,却是姨妈不会教导你。”

    何冰儿的嘴巴就闭上了,随即就被人扶了出去。她似乎并没有看到田括。

    田括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他目送何冰儿出去,然后才慢慢扭回头来。

    “十六……”田夫人叫夏至。

    她这个时候已经有心思将屋子好好打量了一番。

    李夏翻窗出去,那窗户并没有关严。而且李夏出去的时候急,不可能不留下其他的痕迹。

    田夫人又喊了一声夏至,声音非常的亲切。

    “时辰不早了,我就不打搅夫人了。”夏至客气地说道,就要告辞,“田括,你送我吧。”

    “哦。”

    田夫人就被晾在了那里,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十六,娘……”李夏从外面跑进来,后面还跟着小黑鱼儿和小树儿。

    夏至没看李夏。

    “田括,你送我。”夏至往外走。

    李夏这个时候可顾不上别人了,他上前就握紧了夏至的手。

    “十六,我是无辜的呀,你不能迁怒我。”

    夏至心想,我为什么不能!

    但这句话她并没有说出来。她想甩开李夏的手,却没有甩开。

    夏至只得让李夏抓着。

    “夫人打算什么时候送年夫人走?”夏至问田夫人。

    田夫人没有立刻答话。她很不适应夏至现在对她的态度。

    李夏和田括却都开了口:“娘/姨妈,你还想留着祸害吗?”

    田夫人脸色铁青:“我这就安排。”

    李夏和田括都松了一口气。

    夏至也笑了笑:“本来应该现在就跟夫人您退亲。不过这样对李夏不好。等夫人送走了年夫人,事情淡淡,咱们就把亲给退了,那时候也不妨碍李夏什么了。”

    田夫人脸色莫测,说不出话来。

    李夏苦着脸:“十六,你不能丢下我。我不答应退亲。”

    “不答应也得答应。”夏至冷着声音说道。

    田括就劝夏至:“十六,你别冲动。我相信李夏。你也应该相信李夏。”

    夏至相信李夏吗?

    她当然是相信的。

    但这件事不能就这么完了。

    李夏跟夏至哀求:“十六,你刚才还都是为了我好……”夏至对他那是感情深厚啊,怎么能够退亲呢。

    “我刚才是为了你好,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让人算计、糟践了。现在没事了,我突然觉得往后跟你成亲肯定有的糟心的,所以我不乐意了,我要退亲。”夏至干脆地把话说明白,然后扭身就走。

    李夏不放夏至:“十六,你去哪儿我跟去哪儿。”

    夏至就招呼小黑鱼儿和小树儿:“老叔,小树儿,咱们走。”她还威胁李夏:“你再不放手,我叫大青了。”

    “大青来了我也不放手。放手我媳妇没了。”李夏耍赖。

    “夫人,你就不管管你儿子。这成什么样。”夏至跟田夫人说。

    田夫人脸色变了变,她也不是好惹的,虽然心虚、后怕,但这个时候还能跟夏至对付:“我知道你们小孩子耍什么花枪?!我老了,一心为你们,恐怕也有照顾不到的。我说什么都要落埋怨。凤凰听你的,不听我的……”

    到最后,夏至还是甩开李夏走了。

    李夏放开了夏至,却也真如他所说的那般,就在后面跟着。可夏至不让李夏进宁华堂的门。

    李夏就要在宁华堂外面站着,说他就不走了。最后还是田括将李夏给拉走了。

    转天,夏至还没起来,九姑太太就到了。

    九姑太太告诉夏至,今天一大早刚开城门,田夫人就把何冰儿送去了庄子上。

    “昨天夜里的事,也查清楚了。”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