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五八九章 掌握帝王心

    刘瑾被太监带进乾清宫。(www.k6uk.com)

    朱厚照见到刘瑾,差点儿没认出来,跟之前陪同他南下非常注重外表、衣着光鲜的形象相比,眼前的刘瑾可说是非常的落魄,身上邋里邋遢的,朱厚照见到后不由皱起了眉头。

    刘瑾一看见朱厚照,立即跪下来磕头:“老奴刘瑾,参见陛下……呜呜,陛下,老奴终于看到您的面了!”

    朱厚照咧了咧嘴,他不明白刘瑾为什么会混成这般凄惨的模样,皱眉问道:“刘公公起来说话吧……你不是在南方陪沈尚书打仗吗?你是监军,怎么会无声无息回京城来了?难道南方打了败仗,消息被封锁,你是回京为朕通报消息的?”

    刘瑾没有起身,继续跪在地上哭诉:“陛下,老奴奉了沈尚书之命,将南方战报详细奏禀呈送京城……南方并未出现败仗,反而沈尚书取得几场战事的胜利,如今已准备班师回湖广了……”

    “老奴在军中,有人想要加害,沈尚书见势不妙,让老奴先一步回京城……陛下,这一路老奴历经劫难,可说是九死一生才回来……老奴想念陛下啊!”

    刘瑾涕泪俱下,连话都说不利索了,朱厚照听到后不由带着几分反感,不过听说南方打了胜仗,朱厚照总算有几分耐心,当下不屑道:

    “你不过是个没卵子的老太监而已,做的事情又不危害国家社稷,谁闲得没事会杀你?是不是你在地方上招惹了什么厉害的仇家?”

    “哦对了,不会是南宁知府高集干的吧?听说他连沈尚书都敢诬陷,要杀你也不是不可能!”

    刘瑾之前还准备告刁状,说一下沈溪在南宁府强抢民女的事情,但他一听朱厚照的口风,便知道这么做纯属给自己找麻烦。

    “陛下,老奴也不知到底得罪何人,返京这一路总有人跟踪和追杀,若非沈大人派出的人沿途保护,老奴估摸已经死了好几回了,至于到底是什么人要加害,老奴也是一头雾水,如今能安然回到陛下身边,老奴不想过多计较,一心想留在陛下身边,伺候陛下……”

    朱厚照虽然以前很倚重刘瑾,但受沈溪影响,中间一度对刘瑾生出反感,将其驱逐出东宫。虽然后来刘瑾凭借帮朱厚照出宫和带他南下两件事重获信任,但朱厚照依然没把刘瑾看得多高明,认为其充其量和张苑一样,不能真正帮到自己。

    朱厚照现在更信任李兴这样既会做事,还能帮他找女人的太监,而且熊孩子心里一直有根刺,觉得刘瑾回京要留在他身边动机不纯,是在要挟他兑现当初的承诺。

    朱厚照显得有些不耐烦:“行了,行了,你既然回来,就先安心休养一段时间。沈尚书让你奏报事情,你都呈递兵部了?”

    “未曾!”

    刘瑾战战兢兢道,“老奴回到京城后,一心惦念陛下,第一时间便回宫来觐见陛下了!”

    朱厚照摆摆手:“好了,朕知道你忠心,但就算再忠心也别老挂在嘴上,要落实在行动中,你先回去换过衣服,之后跟朕去见母后,让母后安排一下你在宫里的差事……真是麻烦,看你这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哪个坟墓里被挖出来的……”

    朱厚照语气中满是嘲讽,主要是他觉得刘瑾回来得不是时候,由于戴义、张苑等人的拙劣变现,他对身边的太监正失去信任。

    此时殿试尚在进行,朱厚照带着刘瑾去见张皇后,说是帮刘瑾讨个差事,但其实是想看看自己的老娘是否还在生气。

    昨日折腾得太过分,熊孩子知道得罪了老娘,早晨醒来担心老娘把他的劣迹告知刘健和李东阳等人,心中惶恐。虽然朱厚照正值青春叛逆期,但依然是孩子心性,一时冲动做错事,担心影响自己皇位稳固,回来后便想去老娘那里认错。

    ……

    ……

    坤宁宫内,张皇后见到朱厚照,黑着脸一声不吭……张皇后依然在生儿子的气,不仅仅是气她派去保护朱厚照的萧敬被毒打,还有就是身为皇帝昨日竟夜不归宿。

    刘瑾战战兢兢站在旁边,听了一下大概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朱厚照在出宫这件事上,没有刻意隐瞒,就是想让刘瑾知道,他会经常出宫游玩。

    他想的是李兴既然不在,身边总需要有人帮忙打点,之前张苑在张皇后跟他发生矛盾后选择“中立”,让朱厚照对张苑的信任降到最低点,此时刘瑾归来,朱厚照便想好好利用一下这位老的东宫常侍。

    “……太后娘娘,您别生气了,陛下如今不平安归来了吗?”脸上满是青黑色淤痕的萧敬,苦苦劝说张皇后。

    朱厚照一听,忍不住瞪了萧敬一眼,眼神中带着厌烦和敌视,坤宁宫内气氛的变化,逃不过心思敏锐的刘瑾的双眼。

    刘瑾大概知道,司礼监掌印太监萧敬已失去皇帝的信任,因为萧敬在皇帝和太后中间,选择站队太后一边。

    张皇后道:“皇帝出宫,你们都不阻拦,说是出去保护,有何用?皇帝就应该留在宫门,出宫后有何危险,谁来担当责任?”

    萧敬唯唯诺诺,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平衡这对大明权力最高的母子的关系,作为皇家的奴婢,他只想当个息事宁人的老好人,压根儿就没去想怎么解决问题,只是一味苦劝。

    朱厚照不屑一顾:“母后,以后儿臣出宫,请您不要干涉,儿臣想去何处便去何处,如果您横加阻拦的话,那就是后宫干政。现在朕当皇帝,已不是父皇在世那会儿了,以后朝廷的大小事情都应由朕作决定。”

    “如果母后干涉太多,我会下旨请母后入住永宁宫或慈宁宫,儿臣以后只是逢年过节前去问候……”

    此时朱厚照已在用严厉的口吻恐吓老娘……你是太后有什么了不起?我才是皇帝,我认可你才会对你好,如果不认同你就把你丢在太后应该去的地方,没到节庆日我不去见你,看你怎么横!

    张皇后听到儿子的威胁,更加气愤,但她没有办法,一来大明的皇帝拥有很高的权力,就算张皇后想掌权,也过不了刘健和李东阳等文臣一关。

    甚至说,即便张皇后能够拉拢文臣,她也没有能力当政,因为她只是个没有政治野心,只想过安稳日子的普通女人,这些年跟丈夫相处,让她养成什么事都靠丈夫的习惯,对于权力没什么恋栈。

    萧敬忧心忡忡看了朱厚照一眼,想说什么,忽然想起昨日朱厚照所作所为,即将出口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刘瑾突然走出来跪地:“陛下,您怎能如此对太后娘娘说话?您跟太后血浓于水,先皇不在了,陛下应该好好孝顺太后娘娘才是!”

    这个时候原本没有刘瑾任何插嘴的机会,但他此时站出来说话,其实是想为自己捞取一点政治资本。

    刘瑾最大的优点,就是对于朱厚照心理的把握,他自小陪着朱厚照,可说见证了朱厚照的成长,对于别的事情他或许不太了解,但在对朱厚照心理的把握上,整个皇宫没有比他更强的,甚至沈溪都不敢说比刘瑾更了解朱厚照。

    此时他说这番话,是因为他看出来,朱厚照非常爱面子,想拿一些话顶撞自己的母亲,但说出这些话后就后悔了,但朱厚照没有台阶可下,刘瑾便要出来帮朱厚照借梯子。

    如此一来,朱厚照面子上过得去,张皇后那边也会觉得这话非常中听,里里外外得好处的都是他刘瑾。

    张皇后瞪着儿子,怒道:“他还有孝心?”

    朱厚照道:“母后,如果您对孩儿好,所有事情都支持孩儿,孩儿哪里会跟您较劲儿?现在孩儿年岁不小,已经当上皇帝,您还拿以前的管教方式自然不行。孩儿现在对很多事都有自己的判断……正是母后执意要影响孩儿决定,孩儿才会对母后无礼!”

    萧敬听了朱厚照的话,发现这位爷语气软了许多,那就说明刘瑾的话已经起作用了。

    萧敬非常不解,昨天自己说了相似的话,却被朱厚照骂得狗血喷头,甚至被打晕过去,但现在刘瑾才回宫,说出同样的话却能得到朱厚照的共鸣,他实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张皇后道:“那你的意思,以后还要经常出宫咯?”

    张皇后的态度出现松动,她的意思是,你经常出宫不行,偶尔一两次也就容忍你了。

    张皇后知道跟儿子犯犟没什么好处,只会让儿子跟她的关系更加冷漠,不如各退一步,这样她的地位能得到保全,以后儿子也不至于太过胡闹。

    这是一个慈母的妥协。

    朱厚照想了想,道:“朕一个月出宫三五次总该可以了吧?如果次数再少的话,朕不同意!”

    张皇后脸上仍旧很气愤,但此时也只能做做样子,张皇后昨日该生的气已经生过,此时只是想找个台阶下。

    刘瑾趁机出来道:“太后娘娘,以后陛下若要出宫,老奴必定带侍卫在旁保护,绝不会让陛下有任何差池。”

    “请太后放心,老奴拼死也会保护陛下周全!”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