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九百四十六章 恐袭讹诈

    同一天,同一件事,但是因为所处立场不同,感受便是迵异,甚至截然相反。(看啦又看小說)

    对于楚天齐等人,对于广大人民群众来说,今年八月十八日绝对是个好日子,现场公捕黑恶分子绝对是大快人心。

    可对于张鹏飞来说,这是一个令他愤恨的日子,公捕大会更是让他羞辱难当。

    三天前的时候,当他听说公捕大会的消息,还以为是传错了,还以为只是楚天齐的一个攻心战术。即使后来看到了电视预告,看到了张贴在外的公告,他也觉得肯定是雷声大、雨点小。

    以张鹏飞的分析,楚天齐毕竟到定野市较晚,毕竟这一段已经闹腾的够厉害了,应该低调才对。好歹也从政十来年了,“出头椽子先烂”的道理应该知道吧。

    但是现在听到现场的反馈,他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自己错估了楚天齐的决心,错估了楚天齐的楞头青指数。这个姓楚的根本不就不怕冒天下之大不韪,根本就不怕得罪道上的人,完全就是要和道上人死磕到底。

    张鹏飞也不禁奇怪,楚天齐不就是有一个副部级的老丈人吗,而且还是一个远调外省的副部,他的胆咋就这么肥呢?

    今天宣判这些人,虽然大都是道上的人,却也牵涉到了好多方面。而且那几个当官的,也都是有根子之人,并非平头百姓。他姓楚的为什么就要死磕,为什么就不顾后果?看来以前是自己小看他了,这家伙也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主,现在还只是吃软饭,就已经这么桀骜不驯,要是以后羽翼丰满了,那还不把天捅个窟窿。

    捅不捅天不知道,也不关自己的事,只要你别捅我,就烧高香了。但是可能吗?

    “笃笃”,敲门声响起。

    收起思绪,张鹏飞说了声:“进来。”

    屋门推开,一个干瘦的人走进屋子。

    看到此人,张鹏飞抬手示意:“卧龙先生,请坐!”

    “谢张总。”虽然这么答着,但“小诸葛”并没坐,而是直接汇报道:“张总,公捕大会还在进行,天上飞机,地下部队的,闹腾的可大了。而那些人全被拉到台上,任由当官的历数罪行,任由人们口伐舌诛。”

    张鹏飞淡淡的说:“飞机、部队、警察,那是人家作秀的手段,谁也挡不住。我是正经买卖人,更没有挡人家的理由呀。”

    “小诸葛”点点头:“张总说的是。您是遵纪守法的企业老板,那些都是作奸犯科、为非作歹之人,您怎会和他们有关系。”

    听对方如此一说,张鹏飞觉着自己的话不够仗义,便又安抚道:“卧龙先生,咱们都是一样的,都是遵纪守法之人。”

    “小诸葛”并未对此话做出表态,而是再次汇报:“张总,我刚刚获知一个消息,惊天的消息,有人要劫人犯。”

    张鹏飞惊的站了起来:“什么?谁?”

    “小诸葛”语句很谨慎:“目前我还在核实,还没完全确定。据说是人马都布置下了,想着在宣布之时,在现场制造混乱,趁机抢人。只是见天上飞机罩着,地上枪炮瞄着,行动才取消了。”

    “取消了好,取消了好,他娘的这就是不该想的事。平时钻个空子,挣点小钱,躲一次是一次,也倒罢了。现在什么时候了,不好好猫着,还敢制造事端?纯属活腻歪了。以为这是古代冷兵器时代,抽猛子拉上人就走?现在都是高科技,枪炮更是不长眼,这么做就是送死。他娘的,找死都不挑时候。”说到这里,张鹏飞沉声盯问着,“说,是不是独龙派人干的?”

    “我还在核实,还不确定。”“小诸葛”依旧如此回复。

    “你呀……”张鹏飞手指对方,然后语气一缓,“也罢,你为了避嫌,担心别人说三道四,情有可原。”

    停了一下,张鹏飞忽然拿起手机:“我来问他。”说着,已经拨出了号码。

    “嘟……嘟……”两声回铃音后,手机里传出声音:“张总。”

    “我问你,为什么安排劫人?你是不活腻歪了?”张鹏飞恨声质问。

    “我……我……张总,您听谁的?我也刚听说这事,正准备调查一下,再向您汇报,您怎么直接就扣我头上了?是不是……”手机里停了一下,对方又说,“张总,您也不想想,我怎么会做那蠢事呢?”

    张鹏飞“哦”了一声,看看“小诸葛”,然后对着手机道:“真不是你?那会是谁呢?那你抓紧调查。”说完,挂断了手机。

    “小诸葛”马上表态:“我再调查调查,看看能否有发现。”

    “嗯……好吧。”张鹏飞点了点头,又挥了挥手。

    没再多说什么,“小诸葛”转身出了屋子。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希望最好别是这些家伙干的,那就有意思了。”张鹏飞脸上渐渐挂上了笑容。

    ……

    公捕大会现场。

    整个行动接近尾声,拟定的名单已经读完,犯罪人员也已带到台下,正全部重新押到大卡车上。

    楚天齐做为大会主持人,正在做简短总结:“这次公捕大会,不是打黑除恶行动的结束,而是把整个行动推向高*潮的助推剂。定野市委、市政府就是要利用这次大会,向全市人民表明打黑除恶的决心,向黑恶分子发出警告:你敢犯法,我必擒拿。

    通过这次大会,也是向广大群众传达一个信念:恶人不可惧,只要我们谨防、勤报、严打,一切恶人都将被绳之以法。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义必将占胜邪恶,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让我们大家携起手来,共同打击黑恶分子,使黑恶分子无处遁形,我们的生活必将更加美好。”

    公捕大会结束了,台上领导纷纷退场。

    楚天齐没走,但他却让李子藤跟着政府办车先走了,孙廷武等公安局领导也没走,围观的大部分群众都没走。

    只到那些黑恶分子全部被押上大卡车,只到苫布放下,只到大卡车在士兵护送下离去,这些人们才都慢慢散去。

    上前几步,孙廷武表态:“市长,我会跟着大车走,直到把他们全部安全送回,然后我再向您汇报。”

    楚天齐摆摆手:“不必了。整个押送过程,都有严密的程序,尤其还有直升机随行,我们中途加入的话,反而会对程序有影响。假如万一有什么意外,也只会成为袭击的目标。”

    “是。谢谢市长!”孙廷武有些感动。

    向身旁众人挥挥手,楚天齐径直走向自己的座驾。

    刚一上车,楚天齐便问:“怎么个情况?”

    岳继先启动汽车,一边操纵着方向盘,一边说:“刚开始担心引起不必要慌乱,咱们的人只是一直死死盯着那几个家伙,倒是没发现那些家伙轻举妄动。在公捕大会进行到中途的时候,人们的注意力都在台上,咱们的人才出手,逮住了那些人。和刚开始的推测不同,那几个家伙根本没有反抗,本来就没有反抗的能力。

    把他们带到地方一审问,结果让人啼笑皆非。他们原来是沃原市的一些小乞丐,这次是受雇于人,提前已经拿了报酬。雇他们的人说,定野市要举行反恐演习,需要雇一批群众演员,让他们专门出演劫匪,在公捕大会开始的时候*。演这么一次,他们就能挣五百块钱,听说还能上电视,这些小子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昨天晚上演练过以后,今天起早从沃原市起来,就到了现场。只是在他们正准备拿出所谓的装置时,看到天上的直升机时,有些慌了神,没敢点火,反而露了怯。其实自他们一到现场,咱们的人已经盯上他们了,即使没有直升机,他们也根本没有出手机会。”

    “演戏?怎么觉着这么滑稽?雇他们的人图的什么?又是什么人雇的他们?他们怎么会如此听话?”楚天齐语气中带着疑惑。

    岳继续说:“刚开始的时候,我也觉得这个理解太牵强,但咱们的人经过反复审问、验证,应该不会错的。他们身上的道具也很搞笑,就是每人两个小炮,这些炮只比鞭炮大一点儿,比二踢脚之类的炮小多了。咱们的人拆开几个检测,就是普通的小炮,并无其它特殊装置,未拆的几个小炮也进行了检测,检测结果一样。

    雇他们的人目前没有线索,送他们来的中巴车和司机,也是受雇出行。据他们说,雇他们的人是个女人。但从他们的描述看,那人肯定经过了特意化妆,很可能就是男扮女装,而且具有不俗的反侦查能力。至于那人图的什么,现在不得而知,以我的推测,应该就是为了造成一定的混乱。只要混乱一有,就会造成恐慌,自然也会影响整个公捕行动进行。至于他们还有没有后手,目前还没有相关线索,咱们的人还在认真排查着。”

    楚天齐缓缓点头:“这么说,这是一个恐怖袭击讹诈了。”

    “这么做的目的,也不排除嫁祸于人。”岳继先继续补充着。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