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17

    这种两人之间的蝶鹣情深却让孤单的人红了双眼。(看啦又看小說)

    曾经她也可以拥有这样的情感,但是她选择了另一条路,一条只有一个人走的路,走的越久就越找不到原来的自己。

    她以为她可以不需要什么爱情,但是看到远去的两个人,她知道,她想要,想要的不得了。但她已经失去了得到它的资格。

    鸳鸯双栖,蝶儿双飞,而她只能是一个人走,摔倒时没人来扶,哭泣时没人心疼,烦闷时无人解忧。只是不断的爬的更高,可她爬的再高

    又如何,始终是个奴才而已。

    又是一阵风吹过,穿得很厚实的人却觉得很冷很冷,不由自主的抖瑟,就好象风中的落叶没有依靠,孤零零的躺在地遥望曾经给它所有

    一切能给的树枝。如今就算她想回头,那枝桠却已经不是她能栖的了吧。

    叮叮当,叮叮当京郊的寂静小路,伴着清脆的马铃声一辆乌棚马车由远及近慢慢的行过来。车帘挑着,让里面的欢声笑语毫无阻碍的在

    草野中回响。马车行到界碑处站下,等着一直在后面步行的俩人追来。

    “范先生,送君千里终需一别,止步吧”多年的好友忽然别离,总象有说不完的话。多尔衮和范文程两个一路由王府走到这里就没停过嘴

    ,叮嘱了几百遍路小心,却总要没两句话又再重复一次。

    多尔衮猜的没错,由宫里回来的第二天,一大清早皇的旨意就下来了。传旨公公话音刚落这家人就马跑的没影儿了。等这位公公总算

    拉住个人把圣旨给送出去,走出大门后,下巴差点掉地,这什么速度啊!一会儿的工夫,人已经夹大包小裹的稳稳坐在马车里了,好象这些

    人一直就是吃住在马车一样,要不是范学士出现这马车估计早就没影了吧。

    “知道你要走是一回事儿,送你真的离开又是另外一回事儿,让我再送送你们吧”

    如果两个男人是真正的朋友,那他们之间的友情缠绵度一定不会比爱情少,分别的时候也同样会依依不舍,会希望多送一里路是一里路,

    最好这个一里路没尽头才好呢。

    “送过一程又一程,范先生不如直接跟我们一起走吧”马车里探出颗脑袋,满脸神经兮兮的笑,嘴巴里的瓜子皮吐的满天飞,整个一个到

    处讲人是非的长舌妇形象。实际,某人也正要以这种形象去扰乱大清社会的安定团结。

    “范先生,别跟个娘们儿似的”又一颗头探出来,江牛牛夹着他们家的娃,免得被东莪给活活折磨死,站在了他家老大一边。

    “娘儿们怎么了,娘儿们招你惹你了,小多,我强烈要求晚跟锦月一起睡。本娘儿们要跟他家娘儿们好好聊聊”一脚把江牛牛给踹回去

    ,小子,拍马屁都不会拍,我一脚踢死你得了。

    “额娘,那本娘儿们要跟你们两个娘儿们一起睡”一颗小脑袋紧接着探出来双眼闪闪发光。太好了,她又有机会听到被阿玛禁止额娘提起

    的那些个事儿了,说什么也要混到娘儿们的队伍中去。

    “你????还娘儿们????一边凉快去吧”苗喵喵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人儿,露齿一笑,青葱食指直点那颗小脑袋的脑门,直接

    把她闺女给点到马车里歇着去了。

    “凭什么!我不服!”小人儿手脚并用的爬回来嘴巴撅的老高,都是女人,凭什么她就不能是娘儿们!

    “小格格啊,娘儿们之所以叫娘儿们是因为都是当娘的人啊,半老徐娘的人才叫娘儿唉呦,娘子,我错了”

    马车里探出一只手,揪住想充当一回老师的江牛牛的耳朵。那手法,真叫一个稳准狠,一看就知道对于手的主人来说,揪耳朵属于熟练工

    种,娴熟得不得了。

    “范先生,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没有什么是亘古不变的,。就算我如何喜欢那丫头,可有一天,死亡也会把我们分开,所以珍惜眼前的才

    是正理儿”

    收回看着马车里闹做一团几个人的视线,多尔衮抬手轻拍了下范文程的肩膀。多少情义都通过这一拍传递过去,这位朋友什么都让他放心

    ,唯独这死心眼的毛病让他担心,忍不住在离别的时刻又出言点道。

    “小多,我决定了,以后半个月都让锦月跟我睡,你没意见吧”不知道江牛牛又说了什么惹人嫌的话,某娘们愤怒的吼叫声传出来。

    “范先生,珍重”看着范文程的苦笑,多尔衮知道,其实范先生什么都懂,就是不愿意去相信。

    唉也是,感情这种事儿没几个人能潇洒的面对,当局者愿意迷他这旁观者说什么都没用,多少担心到最后只化成一句珍重。

    “我无所谓,你高兴就好”不再去看好友不舍的眼神,多尔衮转身跳马车去扑灭某娘儿们的火气去了。

    “爷,不要啊,我会死的”

    “我会厚葬与你”

    “你看我也没用,本娘们现在不高兴”

    “娘子不”后面的话随着马车的远去已听不真切。

    走了,曾经三人共游玉柱山,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了。那年的笑声,那年的心情都只能放在回忆里去回味。物换星移,那年的晴空万里如今

    是再难寻到,心的某一角空空的。

    直到马车消失在视线中范文程才转身朝回走,脚步很慢,仿佛在这里多停留一刻那辆马车就会折回来似的,走几步便回头望一望,却始终

    再看不到那载满欢笑的马车。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是杜甫登泰山时的感叹,可见泰山的巍峨。泰山自古便被视为是社稷稳定、政权巩固、国家昌盛、民族

    团结的象征。历朝历代,无论谁当皇帝,第一件大事就是朝拜泰山,泰山也因此成为中国唯一受过皇帝封禅的名山。

    在这座四海扬名的名山脚下有一个村落,蜿蜒的小溪自村前流过,翠绿的山林环绕四周,清晨总会有薄雾笼罩,傍晚满天的晚霞映照,这

    个地方极有陶渊明笔下世外桃源的意境。

    日暮时分,家家的烟囱中都飘起袅袅炊烟,下地务农的男人们三三两两的陆续归来,一路说说笑笑,一天的辛劳随着说笑声散去。归巢的

    鸟儿们蹲在自己的小窝里幸福的歌唱着,连小溪里的青蛙都不甘寂寞的跟着合唱,淳朴的民风,憨厚的村民,让虽是家家草屋的村子到处散发

    着幸福和美的气息。这样的地方,让喜欢游走四方的人都忍不住停下脚步。

    所以,某年某月某一日,一辆马车停在了这个村子的村口后,到今天为止都没在动过窝。所以,以那些美好的描述都成了过去式,所以

    ,当初好心把房子腾出来借给人家住的老村长差点把肠子都悔青了。

    “艾夫人,你瞧你们家东莪把我儿子给打的”大中午的,正在午睡的人被老村长给请到正房去了。一进门儿,隔壁家的赖大嫂就眼泪汪汪

    的开始哭诉。再瞧她手里牵着的小孩大大日头挂正中,某人的热汗哗哗流。

    “那个,赖大嫂啊,说话得讲证据不是,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闺女打的了?”顾不得抹一下头汗水,某个才该姓赖的人赶紧端出窦娥的

    架势。哭谁不会,她保证比这大嫂哭的好看,哭的有美感。

    “我亲眼看见了还不算证据吗?”完蛋了,被人抓了个现行,而且看看那孩子身被小刀给划成一条一条的破布,这个嘛,的确象她家闺

    女惯用的作案手法。

    “话不能这么说,你是狗子他娘,跟狗子有连带关系,口供是不会被承认的。还有没有其他的人证啊?”

    怎么能完蛋呢,她是谁,她是苗喵喵,混黑道是白混的吗?要知道现代社会里,黑道都是走社团企业化的道路,这法律方面的东西他们知

    道的可不比律师少。拿到古代来诡辩一下,尤其还是跟老实巴交的厚道人诡辩,不赢还真是没天理。

    “什么意思?”这次发话的是老村长,顶着一脑袋金光灿灿的大问号,。要说这怀疑小东莪打人的事件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了,怎么每次

    艾夫人的说词都要先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呢?

    “老村长,次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如果两个人有血缘或者夫妻关系,那他们的说词都是不足为信的。你想啊,谁不向着自家人说话呀对

    吧,所以,除非是还有人证明是我家东莪打了他家狗子,否则她的说词是不能成立的”

    唉文盲真可怕,揉了揉太阳穴苗喵喵无奈的解释给村长听,她明显的觉得自己的社会地位在提高。估计这也是她为什么每次都意思不变说

    法老换的原因,这女人不虚荣还能叫女人吗。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有道理,有道理不过“老村长连连点头称是,但是点了两下后又开始觉得不对劲儿。怎么每次到最后艾夫人都

    是同一个解释呢?那是不是下次不管她说什么,他都直接了解成这个意思就好?

    “哎呀老村长,不过什么呢?人家我可是站在理字哦,你可要给人家我做主哦”

    长长的拉出一声娇嗔,让老村长的胡子差点都立起来,掐着嗓子说了一句话,差点把老村长恶心的连隔夜饭都给吐出来,连续的两个哦字

    ,差点让老村长心脏病发从椅子摔下来。这这这这女人真是能把人给直接恶心死。

    “艾夫人,你又来这招!”老实厚道的赖大嫂学不来那种风骚样只能气的干瞪眼,瞧瞧老村长都快昏过去的情形也知道不能有什么明断了

    ,真是愧对祖先赖这个姓氏。

    “赖大嫂不服是不是,东莪,给老娘我站出来”唉,只怪她太善良嗯,善于欺压良民了,非要堂堂正正的打败对手跟人家换姓吧!

    。冲着门口一声狮子吼,她苗喵喵要正大光明的赖!

    “娘亲啊,我不要活了!”苗喵喵的话音刚落,门外的哭嚎声就起。随后一个小身影箭一般的飞奔到她怀里,身后响起一片抽气声,这女

    娃刚刚遭遇到了什么惨绝人寰的蹂躏!?

    “谁,是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老娘扒了他的皮!”看着女儿衣不遮体,泪水不断,苗喵喵心疼的抱着女儿含泪吼道。

    “是是狗子呜呜呜女儿的清白身给他玷污了呜呜呜女儿不要活了”老娘怀里的娃娃哭的越发伤心,声声凄厉,如果老天听得到也会为她心

    疼。

    “赖大嫂,分明是你儿子欺负了我女儿,你还恶人先告状!早跟你说该送你儿子去念书,也好知道为人之道明白是非曲直。可你你你居然

    因为十几文钱就断然拒绝,如今好了,出了这样的事儿,你说吧,要怎么办!”

    眼光狠狠的瞪向一旁的小色狼,瞪的小色狼哇的一声也哭出来。苗喵喵又把刀子眼神射向赖大嫂。都是你,都是你,抠门,小气,目光短

    浅,才害我女儿到如今这步田地,我们要求经济赔偿!

    “艾夫人,我不争气的东西,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儿,你让为娘我有什么脸面对人家”

    看看东莪的凄惨模样,赖大嫂纵是千真完确的看到某只小野猫把自家儿子骑在屁股底下打,现在也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儿子真的轻薄人家闺

    女在前。

    瞧着那张比花骨朵还娇嫩的小脸如今哭得是比花猫还花,她就是想给儿子辩解,也有心无力,因为屋里好些双利箭一样的眼睛正瞪着她们

    母子俩。没办法,只好拎过儿子先揍一顿,以压众怒再说吧。

    多年后,狗子每每回想起今天的事儿,都恨不得把那母女俩抓过来咬一口。玷污原来不等于垫污啊!一字之差,谬之千里,他当初也不

    过是顺手拣到一个脏垫子扔过去,不小心蹭了些灰在那小丫头身,于是他的人生中就出现了一个大污点,一个不可挽回的污点。这一切

    都是

    拜那对更应该姓赖的母女俩所赐!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