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八章 最恶世代

    武汉第二造船厂终于下水了最新式的三桅帆船,两千五百石的标准载重设计,对船尾进行了一定的修改,整条船和“八年造”宛若弯月的形状不同,它更像是一把倒过来放的斩骨刀。(Www.K6uk.Com)

    “马上就要入冬,扬子江的试水要早点做完。”

    “先生放心,不会误了工期。”

    在母港,旁边的配重式起重机还在吊装货物,沙船的舱内货物,也早就用规制的笼子或者木箱承装,不但增加了运货量,更提高了运输转运效率。

    第二造船厂的监工,有一半是张德的学生,长安来了一些大工,但因为没有督造巨舰的经验,也是半摸索半学习。

    “去年你们在苏州前往扶桑极速测试,效果如何?”

    “船钟跑了五十小时,就抵达了伊予铜山港。”

    “两千多里路,就算有洋流,这个成绩也相当的不错。”

    张德有点讶异,眼下能跑出这个成绩,对船员、天气、洋流的要求,相当的高。没有一点运气,基本不太可能做到。

    “到了伊予铜山港,那艘船就大修了。”将手中的图纸卷好,塞到了竹筒中,随手拎着,这学生又很是兴奋,“不过,也是有了那次测试,才有了‘十二年造’的改进法式。”

    “很好啊,很好。”张德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什么要求,记得提出来。”

    “还是缺人,不够用。”

    “此事为师会想办法的,不用急。”

    “是,先生。”

    尽管按照实际的人口规模来看,武汉录事司管辖地区的人口,应该已经排进整个大唐的前十。但短期内集中的劳力,还不能完全地投入到生产活动中。更何况,人是社会性动物,本身就有各自的复杂性。

    生活习性上的冲突,是需要通过生产劳动才能慢慢平息慢慢磨合。终结汉獠仇杀尚且没几年,让那些江淮黑户隐户要乖乖顺顺地跑来做“二等公民”,没点脑子没点开元通宝,想也别想。

    更何况,黑户逃户和獠人不同,他们本身就有自己的传承,本身就是汉人。自然有自己的家族,自己的传家理念,这是一个地域性的族群。仅仅是归属感问题,就足够让张德极其幕僚们忙上几年。

    船厂的生产任务是相当紧迫的,不仅仅是张德在催逼,长安、洛阳、巴蜀、襄樊……权贵和世家们早就抛开了脸面,急不可耐地下场狂捞。皇帝偷偷摸摸从黑水靺鞨弄到的“靺鞨银”,在今年被人捅出来之后,闹出来的风波并不小。

    甚至洛阳“因言获罪”一事,跟这个也是有点关系的。

    因为严格地说,“靺鞨银”连辽东的军头们,也没有尝到汤。整个事情,其实是登莱水军借给华润号三大船队马甲,然后这些马甲们用“缉私”的名义,从黄海渤海运了白银上岸。

    这些上岸的白银,被封存之后,直接解送入京。

    杜构能够一直被嘉奖,杜如晦能够安然离京并且还能获得大量中央带来的资源,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仅仅靠名头靠皇帝体恤,这又不是关起门来的人情,君臣哪有甚么永恒的情谊。

    杜构转任他出之后,此事才逐渐被人发现了端倪,直到巨野县一事闹大,侯君集又偷奸耍滑摸鱼,叛逆四处搅动,鼓吹歪理,抨击皇帝,这才掀开隐藏了几年的冰封。

    冰封之下,居然是史上最富有的皇帝……

    “靺鞨银”相较于李世民赐给李思摩,李思摩又转给李丽志的丰州银矿,根本就是个庞然大物。

    巨野县叛乱之后,曝露出来杜构在登莱第三年开始给皇帝的“进献”清单中,就有总计高达四十万两的白银。

    仅此一项,就接近当年全国总税赋的十五分之一,而当时全国的钱税实际能由民部度支的,也不过是三百万贯,大头还是赋。

    也就是说,皇帝通过“缉私”,独吞了远超外朝所能调动的“现钱”。

    这还不算皇帝在伊予铜山及交州金矿中的利润,更不要说大量的新兴产业,以及庞大的皇家庄园。

    除此之外,之后皇帝还推动了“大封建”,安利号又转入了长孙皇后名下,巴蜀冉氏的蜀锦关内道陇右道销路,一半落入长孙皇后手中。

    面对这种情况,不管是出于羡慕还是嫉妒还是恨,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总归会有人想要从皇帝手中抠一点残羹冷炙下来。

    更何况,黄金白银,从来不是残羹冷炙。

    老旧勋贵和新兴贵族,都有从中分润的强烈意愿,而类似冉氏这种在某些地方大出血的地方豪强,自然也想从别的地方找补回来。

    这就是为什么长孙无忌推动“行中书省”能够成功,背后是有大量的同道中人,希望从荆楚行省的核心,也就是沔州鄂州打开局面。

    而能担当大任的,自然也就是原沔州长史张德。

    武汉录事司成立之后,原鄂州治所江夏,自然而然,就和沔州治所汉阳合并,组成了南北呼应浑然一体的新式地区。

    至于兴建船厂,大建船坞,完全就是一路畅通,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卯足了劲,争取在两到三年,就能赚回大量的金银。

    大唐是严重缺少金银的,而现在,他们知道某条海路上,有着大量的金银被运送往登莱,这如何能够忍?

    “往后啊,操船的人得多不少啊。”

    张德负手而立,看着江面上千帆前行,相当的感慨。

    然而老张还没来得及吟一句“百舸争流”,不远处快马前来的张亨翻身下马,冲张德抱拳道:“观察,那几个‘新四军’的老兵,都答应了。”

    “噢?没曾想这般好说话。”

    “观察,咱们要那些人作甚?”

    “组民团啊,又不是我的主意,是紫微令的英明决断!怎么,你不服气?”说着,老张还冲长安方向拱了拱手,显得极为恭敬。

    张亨对自家宗长是个性格,显然是知道的,原本“新四军”是皇帝的心血来潮脑洞大开,可是投入的成本太大,皇帝不舍得了,所以就废了。

    眼下是正式裁撤,大兵们回老家的回老家,留本地的留本地,总之,皇帝不玩了。

    不过皇帝不玩,不代表长孙无忌和张德不玩啊。

    如今既然皇帝要搞钦定“王下七武海”,“中书令长孙老大人”调教一帮“十一超新星”,不也是很正常的嘛。

    都是不要脸,谁还管是不是“合法海盗”,抢他妈的!

    至于将来会不会有说书先生吐槽贞观十五年是个什么“最恶世代”,关他张某人鸟事,只要不妨碍他努力制造小霸王学习机就行啊。
qg777